蚂蚁新闻网-最新头条娱乐财经新闻资讯报道,国内国际新闻一网打尽

你贫困不只是经济?

来源:未知 作者:jianshu 人气: 发布时间:2016-08-07
摘要:为什么要写这个文章,这些文字写出来是要遭骂的,但是遭骂不能成为说假话的借口。看官觉得呢?前几天在简书的教育群里,看到了一位简友发的文章,文章的大意是讲述自己家是全村最穷的一个家庭,依据是她家的是土房,周边都是水泥结构了。为了一张村干部开一

为什么要写这个文章,这些文字写出来是要遭骂的,但是遭骂不能成为说假话的借口。看官觉得呢?前几天在简书的教育群里,看到了一位简友发的文章,文章的大意是讲述自己家是全村最穷的一个家庭,依据是她家的是土房,周边都是水泥结构了。为了一张村干部开一个贫困证明,村干部不愿意开,所引发的一些思考。这种思考更多的是一种别人欺负自己贫困的调调。

看完后,我回了一下,表扬她写写得很好,她回了“谢谢”,看上去很高兴。当我再次回复“我不知道你是那一个学校的,我是一个大学老师,大学里能够决定这个事情的是你的辅导员,辅导员评判一个学生是否需要资助会根据你平时的表现和同学的反馈来决定的,证明只是一个参考依据之一,它的意义不大,因为大家都知道证明太容易来了”。遗憾的是,好心,成了一种多余。我的心被戳了一下,因为和学生打交道多了,或许我说了她最不想面对的事情。这或许是我们很多“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典型,你说她不得,帮她不得。

 

一.无偿的助学金成了唐僧肉

当前高校中的国家助学金是不需要返还的,即无偿的。每年国家划拨给学校的资助比例高达30%,这个数量是相当庞大的。但是到目前为止没有看到过什么报道,对这种的感激,你有吗?那都是纳税人的钱。而且社会监督学校要照顾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的隐私,这类报道和文章看到了眼睛都累,就是没有那个人告诉了学校该怎么办?这就是我们的媒体和无知的记者,他真知道吗?

曾经,有一位同事,非常认真的委托笔者,说他的一位朋友的小孩在我的学生群体中。家庭经济非常困难,父母残疾,供她上学不易。能否给予助学金进行补助。因为是同事推荐,该同事平时也是诚实可靠之人,必定不会太离谱,我想他也是受人之托,不会太多的夸大其词,更多是我看做是一种老师对学生的关心和爱护。

当即表示可以考虑,但是知道学生姓名之后,我为自己的草率感到难堪。据我所知,该生在校属于娇生惯养的一类学生,在校基本不洗衣服,都是周末带回家里洗。连铺床都是她的母亲到校代劳(舍友反映)。

于是,作为老师,拒绝给该生申请补助,得罪了同事,该生肯定怨恨有加;不拒绝,那么老师就是和全体同学为敌。

本人选择了拒绝,自此,该生多种场合表达出了阴阳怪气,同事中流传了某老师不好说话等称号。对于笔者来说,倒是省事了不少。

 

二.你与大学,谁是弱势群体?

当今的人,总是喜欢把自己归类到弱势群体的一边去。在学校里,学生往往把自己放到弱势群体,而高等学校在学生眼里就是强势所在。把自己归类到弱势群体的内心,通常都是有一种内心的欲望没有得到满足而怨恨被标榜为“强势”的所在,这本来就是一件很可笑的事情。

大学与学生,确切的讲是平等的。当我们把大学看做一个载体的时候,你会发现这种平等是成立的。首先,大学是一个平台,一个载体。对于工作人员(老师、后勤等)来说,那是他们工作的地方,仅仅是一个工作而已,很多老师从学校退出意味着是失业,所以学校工作人员会更加爱惜他的岗位,而不是全校。对于学生来说,那是他们求学的地方,只是来修一个学位,仅此而已,不是吗?于是,部分学生稍有不爽(某种私欲没有得到满足)就会把自己放到学校的对立面。肯定有不少读者会觉得,社会上那么多关于某院长、某校长潜规则某为学生,这些新闻看多了,也就不怪了。你想想看,这些被潜规则的都是有一些个人私欲从某个工作人员中去获取的,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作为成年人的大学生,你若每门功课都优秀,肯定不用求着哪些无良的老师给你打及格,他们让你做违背你内心的事情,你区分不出来吗?那么你这是觉得我们国家法律规定的18岁即为成年人规定错了?你是大学生犯法的话就需要另当别论,显然是一个扯淡的思维……等等。当然,发生丑闻的那些所谓“教授”,他必定不是个好鸟,是大学教师群体中的败类。

所以,大学与学生并不是两个对立的事务,而一个是平台、一个是个体。大学要做好的就是人文关怀上做到人心所向,学术科研上的高冷做到孜孜不倦。谁说学生只有一门课没有及格,就一定要绿灯?大学之学术严谨何在?别简单的“今天你对我爱搭不理明天我让你高攀不起”,明天的高攀不起才是这所大学的成功之处,你觉得呢?

所以,有时候的一些困难就不只是经济上的困难,而是精神上的自我矮化。

三.经济困难同样可以让人尊敬

人一出生就不是平等的,而大学似乎是可以用自己的躯体去来拉平这种不平衡。比如:进入某个大学,划分的标准就是诸位考生在高考时候的分数。这种划分就是一种撇开所有杂念的平等。至于好大学与其他大学的区分,不是我们这里讨论的重点,所以别开不论。就是两个生在一个区域,成长在一个区域,家庭北京迥异的人,在进入某个大学的时候,决定是平等的。录取的时候,只有编号,分数。

这种平等和冷酷,也让这个社会诟病了几十年,这就是我们的贫困。这种贫困是看到了别人好,而自己在规则下,没捞到好处,觉得不公平。这就是一种贫困。

曾经有一位学生,家庭经济确实困难,家在农村,前有姐姐念书,下有妹妹念书。而某一年,同班同学也申请了助学金,她自己是勤工委员(每年助学申请,材料收集整理上报,请喷子别去喷大学老师官僚,不自己收集,此做法有几个好处:1.锻炼学生;2.一定层面上监督学生3.方便学生),她觉得对方平时生活很节俭,可能更需要这个助学金,于是她忍住自己不申请。当笔者审核时发现少了她,找他了解不申请的原因。她说她估计自己今年能够拿到奖学金,加上暑假在外面打工赚的钱,够一个学期用了,所以把这份助学金(每月400,一年发十个月)让给他们班的那位申请了的同学。

作为老师,知道后,不会感动,那他就不是一个老师。笔者觉得这个学生一点也不困难,经济上的困难只是暂时的。笔者告诉她尊重她的决定,同时建议她社会助学金(校友、企业设立)申请一个,另外在学院设立一个勤工岗位给她。因为她需要,但是她也是一个工作者,值得尊重。

另外一位,男生,他明确告诉我:老师,我家庭供我上学还是供得起。但是老师,大学生都缺钱,穷学生嘛,都困难,我想做点事情。他希望笔者做他的创业指导老师,这个欣然答应。这小伙子很聪明,每年放暑假前就回到老家把他家附近几个乡镇最好的幼儿园给承包下来(乡里乡亲的,互相信任协议),又在学校招聘大量的大学生作为他的老师,带着这些大学生老师回老家办起来暑假培训班。在大一的一个假期就赚了十多万元,之后连续三年如法炮制,毕业后直接自己创业去了。

谁也磨灭不了人与人的差距。家庭经济困难不是学生的错,更不是学校的错,甚至可以说谁都没有错。笔者时常在思考,我们的助学金为什么不设立成公益基金,无息提供给大学生申请,毕业后规定时间内归还,进入征信体系,何尝不可?这体现了社会的关爱,也教育了学生自立自强。而笔者教育家庭经济困难的学生往往开头的第一句话:我理解大学接受这种社会的馈赠不舒服的心理,没有关系,就当是自己向学校或者社会借的吧,等你翅膀硬了,有能力归还了,用你们的方式回馈社会,就好。

让一个二十岁出头的青春年华去低头接受社会的馈赠,这是一件残忍的事情。一定层面上会使得一些意志薄弱者从经济困难走向另外一种困难。



 
责任编辑:jianshu

最火资讯

蚂蚁新闻独家出品

声明:本网信息旨在传播正能量,所有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仅学习交流,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