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新闻网-最新头条娱乐财经新闻资讯报道,国内国际新闻一网打尽

热门关键词:

来源:未知 作者:jianshu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3-16
摘要:他在找我,一直徘徊在洞外,尽管我活成人人敬仰的神,我却还是卑微到连他的一个眼神都无法抵抗 你不见他吗?玉儿坐在石凳上放下看了一半的书抿了口茶 我没有回答,背着她躺在床上,闭着眼 十天前他就躺在这张床上,搂着我,我窝在他的臂弯里感觉无比的安心,

他在找我,一直徘徊在洞外,尽管我活成人人敬仰的神,我却还是卑微到连他的一个眼神都无法抵抗

“你不见他吗?”玉儿坐在石凳上放下看了一半的书抿了口茶

我没有回答,背着她躺在床上,闭着眼

十天前他就躺在这张床上,搂着我,我窝在他的臂弯里感觉无比的安心,睁开眼他左手手腕上的同心结格外的显眼,这个结是月老赐的,这不仅是两个人相爱的证明,也说明这段婚姻是各路神佛所承认的天定的姻缘

心被某种东西扎了一下,我坐起来,一拂袖,把他赶到洞外,我便随即布下了结界,走到洞口,看到他衣衫不整的站在结界外

“以后还请天尊离我这个灵虚洞远一点”我说完这句话转身离开,来不及等他说话,不想直视他的双眼,更不想看到他痛苦的表情,到底这段感情是见不得光的。

“劫啊,都是劫”玉儿的声音回荡在这小小的洞中

我皱了皱眉,翻身,把她变回了原形

“我说你个上神这么小气,连说你两句都不行了啊!”变成蜘蛛的玉儿无可奈何的踱着脚

“吵”我依旧没有睁眼

玉儿乖乖的闭了嘴,吐着丝爬到了洞壁上极其不满却一句话也说不上

我打开天宫送来的还没来得及看的请柬,今天便是他大婚普天同庆的日子,我整理整理了衣衫,从另外一个洞口出去,腾云前往南天门

“行了,你别跟了,出来吧!作为新郎官,你这么跟着我,我怕是要遭人非议吧!”九重天的风竟然有点凉,我感觉到一丝凉意,他就在我后面十米开外的地方站着

“灵越,我……”

“够了,别说了,别在跟我跟我说你离不开我,你爱我”我闪身来到他对面,鼻尖对鼻尖不过一个手指的距离,这是我第一次对他发脾气,这几万年来我第一次对他发脾气,不对,不只是对他,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发脾气

他的样子还是十天前我把他赶出洞外的样子,狼狈,憔悴,眼中夹杂着痛苦与绝望,这是我跟他相识以来头一次见他把表情这么赤裸裸的展示在我面前,我竟然也会有些心疼

“你能为了我跟她解除婚约吗?你能为了我放弃与她青梅竹马的感情吗?”我吼道,内心中好像有匹野马要冲出来,我怎么也压制不住它的野性;其实我是不想这样的,毕竟这些事我一开始就是知道的,跟他在一起也是我的选择,结果换来的也只有他的沉默

“答案是你不能,冬卓,你忘了我吧!”我在他耳边说完这句话便快速离开,有些东西明知道不可侵犯,还是义无反顾的险下去,即使知道这个结果是多么的遍体鳞伤

瑶池入口,统一着装的宫娥毕恭毕敬的站在两边“灵越上神····”欠身,行礼,不愧是九重天,一番盛世美景之中连小小宫娥也是无可挑剔的容貌

我点头微笑,行礼祝贺,一切与平时无异,吉时到的时候,他牵着身边的她乘着九天云彩,没有一点刚才追逐时狼狈的样子,两人也是天造地设的一对,温文尔雅,看身边的人儿眼神也格外的温柔;他们接受这众神的朝拜,他给她盛大的婚礼说到做到了,说到底对我也没什么亏欠,他说他爱我,他做到了,却从来没有承诺过给我婚礼,因为他知道他做不到。

眼神碰撞的那一刹那,我低下头退到了众仙家的后面,然后悄悄的返回南天门,没有回望一眼,便离开了这个不属于我的地方

玉儿说,我这一生从妖熬到了上神,从没见我这般模样过,她还说她眼中的我一直都是爱恨分明,从不拖拖拉拉行事的,这个劫,怕是难熬了····

我嫌她烦,便瞪了她一眼“你是不想变回人形了么?”

她便停止喋喋不休的嘴,乖乖的躲在蜘蛛网后面

此后,我便离开了我的小洞,连玉儿也没有告诉,我换了容貌,隐去了仙气,从此便再也没有牵挂了

两万年的时间却也是弹指之间,天南地北的游山玩水好不自在,有时候会想起他应该是新婚燕尔美不胜收的吧!这个想法也只是某一年某一天的某一瞬间

玉儿的话外音传到耳边的时候我正在人间的天外天温泉里泡澡,昏昏欲睡

“我的上神,你跑到哪里去了??冬卓天尊快把洞口踏平了”

“灵越!!!你这么躲也不是办法啊,冬卓天尊都找了你两万年了,你天不怕地不怕也不见你这么躲的啊!”

·····

天外天进入必须是上神,我贪恋这美景竟忘了,不然玉儿的话外音绝对捕捉不到的,随即便想打是不是意味着他也能找到我了?我是不是还有着一丝期待?还是赶紧离开这个地方的好?

“灵越·······”刚这么想着,他便出现在岸边;一如当年第一次相见,他凡间历劫,忘了一切,忘了他还有个未过门的深爱着的青梅竹马,就这样遇到还没成为上神的我,他说他在找一个人,等一个人,他说觉得好像是我,却记不起长什么样子。

我白了他一眼,对这番说辞不屑一顾,但时间久了却还是陷下去了。

我假装没有看到他,借着浓浓的雾气快速穿好衣衫,闪身而过离开了天外天,他还是追上来,不离开也不上前去。

“天尊,你煞费苦心的找本上神,又跟了十万里,有何贵干?”我知道,依他的性子,他是不会放弃的

他反身挡在我的前面,像是经过我的允许一样,双手紧紧的抓住我的手臂,怕我一不留神就溜走一样;两万年后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他的脸,这张无可挑剔的脸却还是没有任何变化“能不能别躲我,这么多年了····”

“你要我怎样?看着你们举案齐眉?”我怒目打断他的话,毫不回避的直视着他。

“我知道你的脾气秉性····也知月老的三生石那里没有你我的名字,可我就是忘不掉你,你别躲我好不好,至少让你在我的视线范围内”

“还请天尊自重,我就是一个散仙,也在这个世上生活了十几万年了,大风大浪也都经历过了,我们的事就让它过去吧,放过我也放过你”我挣脱他的手快步离去,他作势还要跟过来

“别过来”伸手,剑端直指他的心脏,他没有停下脚步,一步一步的,鲜血渗透他的衣襟,红的耀眼,他还是没有停,最终还是我停止了抵抗,收回剑,他应声倒地,任着鲜血流着

到底还是心痛,到底还是舍不得,我走过去,施法止住了他的血,然后拉起他的左手,拨开他的袖子,连接心脏的左手手腕上同心结的印记比他胸前的鲜血还要耀眼

“你看,这个印记在提醒你谁是你该守护的人,从决定跟你在一起的那个时候我就在等这个印记有一天也能出现在我的手腕上,可是你的出现了,而我却没有,天意如此,何必强求,冬卓,我们注定没有缘分,你遇见我就是一个错误,别在来找我了······”我的心狠狠的疼着,放开他的手,我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次他没有追过来,可能以后都将不会再见面了

我回到洞中,玉儿像是像是发现宝贝似的开心的又蹦又跳,她就是这样,从来都不掩饰情绪,她也放下了心中的大石头,意味着,冬卓再也不会隔三差五的过来扰她快活;然后她开始喋喋不休的说着这两万年发生的种种,我没有让她停,离开的这些年,没有听到她的声音,还是会有些许的想念。

他再也没有来找过我,也知道来我也不会见他,我也没有再离开灵虚洞,生活好似回到原点,安静祥和,只是少了一些东西。

一个月之后,他的王妃出现在我的洞口,而他却没有来。

“天尊夫人光临寒舍,着实让我惊讶了一下”洞内,我坐在她的对面,提壶倒了一杯茶水,顺势放到她的面前

“我就别拐弯抹角了,直接跟你说了”雍容华贵的服饰,举手投足之间都是神仙该有的模样,一颦一笑都是无可挑剔的,“他走了····”

端着茶水的手停顿了一下,然后还是从容的送到嘴边抿了一口“人走了,夫人去寻便是,来我这里是何意图?”

“他入轮回了,这些年来你们的事我都知道,有时候我会很生气明明是我遇见他,和他相爱的人是我,本以为等历完结我们便能修成正果,谁知尘世不是他的劫,而你才是他过不去的劫,现在好了,他自请天君,甘愿为凡人,你这个劫,他选择放弃·····”她能不顾身份的来找我,我想她是恨我入骨的,却拿我没有任何办法,我是不服管的,天宫上下都对我敬而远之,她只好把身上被压制的怒气通过这一句句的话语传递到我的耳朵里,让我真切的感受这她的恨

“夫人此话何意?说到底你才是陪他永生永世的,夫人刚才也说道,我于他只是一个劫而已,他选择放弃的是这个劫,你何不成全他,也许忘掉一切重头来过也未必不是好事呢?”

我平静的表现显然在她的意料之外,她怒起“灵越你可知,那天你给他的一剑不只是身体上的伤痕,也是他心里的伤,他好不容易贵为天尊了,却还是轻言放弃,你却还在说着这种话,我真替他感到不值”

“夫人,有些事情没有值不值得,只有怎样去选择,你还是请回吧!”我不紧不慢的起身,转过身,玉儿走上前,行礼

“天尊夫人,请”

“灵越上神,你好自为之吧!”说完这句,她便消失在洞口。

她带着满腔的怒气回了天宫,桌上的茶水还冒着热气,我竟望着出了神。

这几天的我浑浑噩噩,脑子里回旋的一直是和他一起的情景,睡着也是,醒着也是,玉儿唤我的名字我也全然不知,也不知是怎的,迷迷糊糊的听她还说,解铃还须系铃人,可是我连自己也搞不明白我为何会如此这般。

我最终还是选择流落人间,穿过这些大街小巷,有意无意的观看每个人的脸庞,我这是在寻找他吗?我失踪的那两万年来他也是不是这般样子的寻我?原来寻人的感觉便是这样

这样想着,心口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了,然后从眼睛里开始迸发,泪水就这样悄然落下,我便明白了,一个人就这样消失在自己寻不回的视线里竟是这种感觉。

冬卓,我好像是在寻你······

——

耳边响起熟悉的音乐声,头也涨的厉害,眼睛怎么也睁不开,脑海里一直断断续续的浮现两个身影,我翻了个身,终于睁开了眼,摸索这床头按掉了手机闹铃。

这么狗血的梦,肯定是最近三生三世太火了,我揉了揉乱糟糟的头发。

打开手机,还是昨晚逛朋友圈的状态,我猛地坐起来,下床,把手机随意的扔在床上,打开门走了出去;手机屏幕的光还亮着,上面显示的是一组九宫格的照片。

新婚快乐······

早上六点天还未亮,整个城市还在沉睡中,我比任何时候都要清醒,这次的心痛比梦境可真实的多了。

责任编辑:jianshu

最火资讯

蚂蚁新闻独家出品

声明:本网信息旨在传播正能量,所有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仅学习交流,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