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新闻网-最新头条娱乐财经新闻资讯报道,国内国际新闻一网打尽

热门关键词:

带上我看世界

来源:未知 作者:jianshu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3-20
摘要:2012年的时候,我决定和阿明一起,嗯,一直在一起的那种。 等一下出门,来,把太阳伞带着。我很无奈的转回身子,然后接过母亲手中的伞,同时还有她担心的目光。好了,别担心了,我的眼睛现在很好的,这点太阳光奈何不了我的。然后我标志性的笑了下就出门了。
 2012年的时候,我决定和阿明一起,嗯,一直在一起的那种。

         “等一下出门,来,把太阳伞带着。”我很无奈的转回身子,然后接过母亲手中的伞,同时还有她担心的目光。“好了,别担心了,我的眼睛现在很好的,这点太阳光奈何不了我的。”然后我标志性的笑了下就出门了。我怎么会不珍惜阿明的眼睛了,是他给我带来了第二次的光明。我悄悄的把这熟练的话在心底念着。11年手术结束后,我和我的那群狐朋狗友恢复到我们在大学那样的热闹生活,手术成功这个消息跟申奥成功一样,让这群人沸腾了好久。

        所以,理所当然喏,我开始早出晚归,经常回来的时候都已经快要半夜了。我妈也变成了我亲妈一样,每晚我回来她都在等我。以前我一休息,也是这般。但是她很少在客厅等我,我回来后会去她房间报一声平安,顺便被她啰嗦几句。可能是这次的手术,让她觉得,要对我更好一点吧。我在心里这样想着。但是,我发现我妈突然变得像刚恋爱的少女一般,看到我回来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就淡淡的来一句:眼睛没有什么不舒服吧?开什么玩笑啊,我妈一向是雷厉风行的,换了以前,她有时候忍不住就会问:和哪些人一起出去的,去哪里呢?不可能,你19点出的门,当时下班高峰期,小志他不可能在20点的时候从他公司赶到你们吃饭的地方,还跟你们讲笑话,你又编。你看,我妈原先是这样的。结果了,现在突然安静的像家里的小咪。所以,我猜她肯定是有事瞒着我在。

       隔了几天之后,我在家里居然发现了观音菩萨的小佛像摆在客厅的柜子上,然后我妈竟然还在虔诚的祈祷着什么。不是我对神不尊敬,只是我活了20多年,我妈从来在拜佛这方面没任何动静,家里从来没有过。我妈她有自己的工作大事,并且在我父亲去世后一手将我带大,是一个比较新时代的女性,工作带娃俩不误,全凭自己一双手,也给了我足够的精神和物质关注。所以呢,我也养成了古怪又活泼又精分的性格。我悄悄的凑到我妈面前,问到:快说,是不是在跟我求好烟缘啊,想早点把我丢出家门。结果呢,我妈这次也不怼我,也不教训我,只是起身回到沙发上,我看她的眼神不对,生怕她告诉我,我给你找个爸爸吧,或者我们家的存款被盗了这样的骇闻。哪晓得她接下来那句话直接让我懵了。

        我妈说: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你的眼角膜不是像代医生说的那样,医院之前就有的。你的眼角膜是阿明特地捐给你的。“阿明是谁?你为什么这么亲近的称呼他?”我当即反问到。

        “阿明,全名蒋明,和你一个大学,一直暗恋你在。”我妈很淡定的告诉我。“........什么,我怎么不知道,他这么喜欢我?眼睛都给我了,啊,他怎么都不告诉我一声?”其实,当时,我内心是在翻滚着:我去,竟然有个暗恋我的傻逼把眼睛都给我了,还特么的不告诉我,也不来见我。哦,也对,他现在瞎了,出门不方便了。但是,当着我妈,和我后面的佛像,我尽量让自己说出来的话还能听。

       “果真让他说对了,你压根就不记得有过这个人。”我妈悲情的说到。她那眼神和黯然转头的样子简直是堪比影后般的演技啊,留下我一个人站着凌乱。蒋明?未必我失忆过,我怎么丝毫的印象都没有,关键是,他得多喜欢我,才会将宝贵的眼角膜捐给我,独自去忍受这个世界的黑暗。我一想到这里,就觉得,我真的是踩了狗屎运啊,竟然这么幸运,当然,这里面也少不了桃花运,我暗自思考着。

 

         春天又来了,用古人的话来说,草长莺飞二月天,拂提杨柳醉春烟。所以,我的一众狐朋狗友都以各种理由约我出去,每次我拒绝了之后,他们都会说到:这么好的春天,你特么不出来窝在家里干什么,连我邻居家的猫猫狗狗都知道这是最美好的季节,整天不见影,你倒是好,春眠了? 在我干净利落的拒绝了很多次,慢慢的电话响起的次数就屈指可数了。我妈每天不管多晚了,都在家等我下班回来,可是我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早了,因为我再也不出去鬼混了。虽然,我妈也在说,春天到了,出去走走吧?

        她说这句话的时候,我想到了小学语文课本上的一篇文章。大概内容就是,一对友人在春天的街头发现繁华的街上有位讨乞的盲人,他旁边立着的木纸板写着:我什么都看不见。但是这个繁华的街上却没多少人施舍他。于是,这对友人中的一位就在纸板上加了一句话,成了:春天到了,我什么都看不见。不稍一会,就有路人给钱这位行乞人了。这个故事我原本忘记了很多年了,在我得知自己的眼疾后,晚上躺在床上的时候,关于这个故事的记忆就突然苏醒了,我还乐观的想了想,我到时候全瞎了去行乞的时候,我也要这样在我旁边的牌子上写,我还要写:夏天这么生动,我却什么都看不见。我要把春夏秋冬都写好,就这样决定好了,就算瞎,我也要瞎的特别。结果,还没有在家躺成个废人,我妈就说我的眼睛有救了。我当时从床上蹦起来大喊到:真的吗?真的有办法了吗?啊啊啊,太好了,我写的那些牌子就用不上了。说着说着我就开始跑过去抱着我妈哭了起来。

       当时我是真的不知道我的眼角膜是阿明捐给我的。他的一家人和我妈,医生,全部都瞒着我。在看我手术恢复的很好,似乎整个人都热情高涨了好几个度之后,我妈告诉了我真相。这个真相,也彻底的改变了我。

 

         在我暗恋上安然之后,我开始觉得我似乎整个人都变得柔起来了,我可以每个周末都坐在她们宿舍楼下的奶茶店,等她出门等她回来。有的时候带着相机假装自己是个有情调的野摄影师,其实我都是在拍安然。她有时离我很远,但她看云时,怎么说,远和近,你看云时很近。

         我总觉得我喜欢安然很久了,并且这种喜欢将会持续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只要她还是那样活力满满的生活在我的视野之类,我就会争取多活一天。原本我决定退学回家等死,但是当我碰到了她之后,我就没有这个想法了。

         那天晚跑几圈之后,我开始浑身难受,感觉胸口纠成一团,每呼一口气都觉得被千斤顶压在身上一般吃力。我赶紧停下来靠着台阶让自己的呼吸尽量平静下来,但是,我却觉得头很重很重,然后栽倒在地上,我像一条死鱼一样,看着傍晚的天空,看到有一个女孩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我跑过来。她搂着我的头,问我哪里不舒服,如果我当时我说的上话来,我一定会先问她是哪个系哪个班的,因为我似乎一见钟情了,当我看到她清澈的眼眸和她的发梢落到我的脖子里的那一刻。我醒来后就看到了我爸妈,他们告诉我,我不能再高强度的运动了,最好还是退学回来,好好的待一段时间,毕竟,癌症这种事情,什么时候并发症犯了,他们两位不在身边的话,我最后这段时间就结束了。我决意要去学校,因为我想找到那个女孩,在我发病了送我来医院还一直陪着我,直到我父母来了。这个医院很多人都认识我,我是这里的常客了,别的学生周末都是想干啥干啥,我是每个周六早上都有一个历检。

        我没有花很大的功夫就知道那天送我到医院的那个女孩是安然了。因为当我再出现在操场时,我就又看到了她。接下来就是我默默的关注和暗恋了。如果,我现在身体健康,我会毫不犹豫的告诉她,我想和你一起跑步,看书,做你想做的事情,可以给我一个这样的机会吗?  不会,我不会这样做,我不知道自己还剩下多少时间,所以,我只想默默的看着你。我知道你喜欢看书,你在自习室习惯坐在固定的位置,后来你开始把你的书就直接放在那里,你知道吗?我在你的《百年孤独》里面藏了一个小纸条。我知道,你终有一天会看到,虽然,我也不知道我能否等到我们相见一笑的那天。

        可是,安然,我可能等不到那天了,等不到你将书页翻到我写纸条的那一页。我怎么会忍心你失去光明了,我已经迫不及待的要将自己的眼角膜捐给你了,想到这里,我就高兴到眼泪不停的流下来,安然,我总算可以真正的帮到你一次了,你以后可以带着我的眼睛的一部分来看世界了,不,我不能这样的哭泣,这样对眼睛不好,这眼睛以后是为你的手术做准备的。安然,我很庆幸,能碰到你,在最后一段时光里,碰到一个我喜欢的女孩,你的微笑就是我生命中曾经出现过的最灿烂的光芒,所以,不能和你当面相见也无妨了,你带着我的眼去看这个世界吧。

 
        2012年之后,在我无数次的从他的墓地回来,拿到他给我写的信和纸条之后,我决定带着这些,重新的出发了,嗯,他去世了,在我眼睛恢复光明之后,阿明放心的去世了,他一再叮嘱他的父母不要打扰到我半点生活。是我的母亲告诉我这些的。我在翻到那个纸条之后再也忍不住了,活活的觉得把几十年的眼泪全部流光了。我度过了一段很难熬的时间,就如同当时三毛去墓地看荷西一样,我也这般了好多次,可以,我终究没有办法和他再见一面,没有哪怕一分钟的时间听到他跟我轻轻的说着:我爱你。12年开始后,我决定永远和阿明在一起了,一直的那种,
责任编辑:jianshu

最火资讯

蚂蚁新闻独家出品

声明:本网信息旨在传播正能量,所有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仅学习交流,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