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新闻网-最新头条娱乐财经新闻资讯报道,国内国际新闻一网打尽

热门关键词:

你送的礼物我还留着

来源:未知 作者:jianshu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7-11
摘要:1、说了再见才发现再也不见 6月26日,高三毕业的学生回学校填模拟志愿,那是我和凌霜的最后一次见面。此后的漫长时光,我都要用我的余生来想念他。 我的人生经历了五场毕业仪式,从幼儿园毕业、小学毕业、初中毕业到高中毕业都是和凌霜一起走过的,细细回想

1、说了再见才发现再也不见

6月26日,高三毕业的学生回学校填模拟志愿,那是我和凌霜的最后一次见面。此后的漫长时光,我都要用我的余生来想念他。

我的人生经历了五场毕业仪式,从幼儿园毕业、小学毕业、初中毕业到高中毕业都是和凌霜一起走过的,细细回想起来,这真是缘分的使然。

大学毕业那天,要搬离寝室的前一个下午,我正在上赶集网找工作,在一大堆的企业招聘信息中迷茫了,因为我有选择恐惧症,每次语文考试前面的基础训练,在运气极好的情况之下,我只能拿到四分之一的分数,看题之前,我觉得每个选项都在向我招手,导致后来的我面临选择时就产生了恐惧。

正巧这时听见隔壁的女生用嘶哑的声音唱着周杰伦的歌:“说了再见,才发现再也见不到,能不能就这样忍着痛泪不掉,说好陪我到老,永恒往那里找,再次拥抱一分一秒都好。”

那虐心的程度一点也不亚于发生汶川大地震那年带给人们的震撼。

我无奈的关闭了网页,从一个纸盒里面掏出那件陪伴我多年的礼物,它跟着我跋山涉水不远万里奔波到这座城市已经四年,很快我就可以和它原来的主人见面,这该是多么令人兴奋而充满期待的事情。

窗外的细雨绵绵,一颗一颗的打落在绿树的枝头,像极了我和凌霜分别的那天。

我沉醉在往事里无法自拔,室友将我摇醒。

“嫣然,在想什么呢?你的手机震动好久你都没听到。”

我回过神来,微笑着接过室友手中的手机,号码我没有存备注,归属地显示的是重庆,与我此刻站立的位置相隔大概两千多公里远,通过电波传来的声音却没有用到一秒钟。

“快点回来吧,我要结婚了,我允许你见他最后一面。”

2、人丑就应该多读书

小时候,在我记忆之中的凌霜就如他的名字一般,有点冷。

好吧,我承认我没有说实话。从幼儿园到初中毕业,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一句话,可以想象冷的程度,他不像小说里描写青梅竹马的故事那样,男主总是欺负着女主,最后因为女主呆萌可爱而爱上女主。

高中那一年我才彻底明白,前十几年凌霜不和我说话的真正的原因,是因为我长得实在是太丑了!

得知这个答案的时候,我小小的为自己的颜值震撼了一把,也为自己的智商而感到骄傲。

要不是我翻出以前的照片和现在镜子里的自己对比一下,我一定不会知道这是同一个人,照片里的小胖子又黑又矮,穿着最俗气的衣裳,顶着一头母鸡下蛋的窝,唯一的亮点就是笑,可是呢,那露出一排的乌黑牙齿证明这个小女孩太喜欢吃糖,眼睛皮周围的肉太多,以至于照片洗出来就看不到眼珠。

再看看如今镜子里的自己,五官端正、皮肤白皙、身材高挑,浑身上下散发着韩剧校园里面女主角的光辉。

连我妈都开始担心起来,整天对我念叨,现在是学习的最关键时刻,一定不要谈恋爱,以免影响学业。为了向我妈证明我打死也不会谈恋爱的决心,我把小时候的那张丑照放在了钱夹里,提醒自己以前是多么的丑。

人丑就应该多读书。

我妈不允许我谈恋爱,也没说不许我暗恋别人啊。

3、我静静的看着他,就像是第一次见到他的那种感觉

学校每年的元旦按照校方习俗,晚上要在大操场看表演,由学校的音乐老师和舞蹈老师编排节目,那阵势颇有点像央视的春节联欢晚会。

元旦前一个月,老师们就来到各个班级物色人才。

英语早读课上,我有些无聊,翻开书本立起来挡住脸,撑起下巴凝望窗外空旷寂寥的操场,两个女老师都进来和班主任交代了一下具体情况,就叫我们班的所有女生都站起来。

我还没有回过神,身边的杨静拉扯了我一下,书本倒在了课桌上,连忙站了起来,两位女老师的视线也望向了我。

“这两个人个子较高,长相也不错,李老师,我就要她们两个。”

“我也想在她们两个当中挑一个表演独唱。”

音乐老师和舞蹈老师争执了起来,全班同学都等着看好戏,看看最后到底谁能争赢。

班主任眼睑一动,从讲台上站了起来。“这两个孩子的资质是不错,这样吧,杨静擅长跳舞,许嫣然的嗓子不错,你们一人带走一个可好?”

事情得到了解决,我去表演独唱,杨静跟着舞蹈老师排练民族舞。

推开音乐教师的门,我傻眼了,凌霜就坐在窗前的钢琴边,阳光照射进来,他的侧脸挡住了柔和的光线,正专注的弹奏着一曲《卡农》,每天下午在教学楼都能隐约听见钢琴曲,原来是他在弹奏。

我静静的看着他,就像是第一次见到他的那种感觉。

“凌霜你认识吧?”李老师笑眯眯地介绍:“我用了好大的功夫才把校草拉过来。”

学生之间的成绩竞争激烈,老师之间的荣誉竞争激烈,这次晚会的优秀节目,指导老师除了能得到一笔丰厚的奖金,还能评定为优秀教师。

“认识,当然认识。”已经认识十几年了,只是不知道凌霜认不认识我。

凌霜听到有人在说话,就停止了弹奏,往他们这边看过来,向李老师打招呼。

李老师热情的把我拉到凌霜身边,“凌霜,我给你找来了一个搭档,你弹奏,她演唱,怎么样?”

凌霜点了点头,又坐了下来,接着弹奏。

李老师听了一会儿,对我感叹说:“谈得很棒,长得又那么帅,你们小女生就喜欢这种类型,看来这次我是找对人啦,哈哈。”李老师看着年纪也不大,笑起来像十八岁的少女,女同学的那点小心思全被她看在眼里。

这样直爽的老师,我很喜欢。

4、他喜欢上跳舞的杨静,却没有看上唱歌的我

音乐教室在艺术楼的二楼,从窗口望出去,外面绿树成荫,阳光普照,在这清新美好的环境里,我终于让自己那颗跳动不已的心慢慢平静,跟着凌霜弹奏的曲子唱了起来。

最终,李老师决定我唱Keith  Urban的《Tonight  I  Wanna  Cry》,凌霜也表示赞同,他说我唱出了那种真挚的感情,很打动人心。

为了不耽误课程,我和凌霜都决定每天睡午觉的时候和傍晚放学的时候来音乐教室练习,这不是我第一次上台表演唱歌,虽然以前的我长得很丑,但世界不止一扇门,当上帝为你关上所有的门时,它还会为你留下一扇窗。所以,我天生就有一副好嗓子,从小到大,也得到过几次表演的机会。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我要和凌霜同台表演,我很紧张,同时也很认真的练习,为了让自己的英文发音准确,时常走路的时候,坐公交的时候,我都会试着哼唱。

在李老师地指导下,我和凌霜终于完成了第一次正真的合作,非常的完美,排舞蹈练话剧演小品的同学全部都站在教室门口,他们哇塞哇塞的惊叹。演唱完毕,围着的人群爆发了掌声,我知道,是凌霜的弹钢琴的样子吸引了他们。

放学了,所有人都散场了,杨静会在音乐教室里等我们,眼看元旦将近,学校的艺术楼也开放了出来,凌霜时常要练很久的琴才回家,我们是搭档,我又不好意思一个人先走,只好和他一起练习,看得出来,他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不允许自己弹错一个音符。

12月31日晚上,元旦演出在大操场举行。

帷幕拉开,灯光慢慢亮了起来。我有些紧张,当那熟悉的旋律响起,我跟着音调唱了起来,当第一次合奏那样,不看凌霜的人,只听他优美的音乐流泻而出。

那是多么美好的岁月,我又是何其的幸运,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同台表演,不光其他人羡慕,连我自己都觉得这不可思议。

元旦晚会结束,表演的人都被留了下来,帮助工作人员拆音响设备和搭建的舞台,我坐在观众席沉思。

“许嫣然?”凌霜站在我的面前,灯光之下是他迷离的样子,刚被他叫回了神,见到他的那一秒又失了神。

他带着试探性的语气,仿佛不相信我就是许嫣然。

“怎么啦?”

凌霜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儿,自恋的我以为他是在努力思考找话题。

“那个,你们班跳舞的那个女生跳得挺好看的。”凌霜说着说着就不好意思的埋下了头,我趁着灯光和月色看到了他羞红的脸庞。

原来,他喜欢的人是杨静。

5、原来她也喜欢你

这是多么让人悲伤的事情,我很快平复了自己的心情,慢悠悠的说。

“可是,她已经有男朋友了。”我觉得这句话其实挺残忍的,于是又说了一句:“只有不伤手旳立白,哪有挖不到的墙角。放心,我一定会帮你把她追到手的。”

凌霜被我的话逗笑了,他微笑的模样真好看,我在脑海里给这个场景画了一幅素描。

我都不知道我当时哪里来的勇气,竟然隐藏了自己的难过和想要流泪的冲动。一边是我暗恋已久的人,另一边是我最好且唯一的朋友,无论如何我都要把他俩给凑一对啊。

凌霜笑完之后沉默了很久,我很疑惑,明明不会出现冷场的情况却意外的冷场了,难道他不想向我了解一下杨静的基本情况吗?这是追求喜欢的人该有的态度吗?

事情却在后来发生了巨大的转变,我知道凌霜的魅力很大,可是我没有想到杨静和一向恩爱的男朋友会在因为一件微小的事情吵架之后就分手了。

 “在想什么呢?”杨静推了推我支撑着下颚的手臂,我看着她笑了笑却不说话。元旦晚会之后,杨静看到我和凌霜坐在观众席谈话,我当时是怎么解释来着,我什么都说了,唯独我暗恋凌霜和凌霜喜欢她的这两件事给隐瞒了。

“我一直很奇怪,你和凌霜都很优秀,两人也算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可为什么你们没有在一起,而且关系也不是那么亲密?哎呀,这样也好啦,你是我的朋友,幸好你不喜欢凌霜,这样你就可以给我俩牵线搭桥啦,嫣然,认识你真好。”

我竟然无言以对,我该说些什么呢,我该说,如果我早知道凌霜会喜欢你,那我宁愿没有朋友,也不要认识你。我还是应该全盘托出,因为我小时候很丑,丑到没有朋友,丑到不敢和喜欢的男生对话。

杨静生性敏感多疑,她对于我的沉默生出了许多的怀疑,却也没有问出口。

“嫣然,以你对凌霜的了解,你说,如果我向他表白,他会接受吗?”

我顿时心漏了半拍,当然会啦,凌霜那么喜欢换她,一定会高兴得疯了过去。

“应该不会吧,从小追求凌霜的女生很多,我没见他接受过谁,况且女生倒追总是不好的。”我在胡说些什么,这都什么年代了,我还那么老土,什么女生倒追不太好,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我又说:“喜欢一个人就应该勇敢的去追求,不问结果,只求过程,况且,你长得这么漂亮,他会心动的。”

“嫣然,我发现你说得好有道理,我要好好考虑一下。”

我知道自己的话很矛盾,或许那时候的我还不明白,喜欢一个人的时候,说着与他有关的话,都会变得小心翼翼。

经年以后,我总是在想,如果我当时没有因为心虚而补充最后那一句话,一切的一切都让它顺其自然,结局是不是就不会演变得如此恶劣。

6、我喜欢的人是你

几天之后,学校发生了一件轰动全校的事情,在凌霜生日的那天,杨静发动全班同学用气枪打了无数的七彩氢气球。

我知道她要干什么,却也不想去阻止,我觉得这个主意俗到离谱,凌霜是什么人,什么样的表白场景没有见过,可是我知道,杨静会凭着那份喜欢而变得不一样。

下午时分的篮球场聚集了很多的人,杨静就那么万人瞩目的手握一束气球走向场上淋漓尽致挥洒着汗水的凌霜走去,无根线的底端系着一个大大的信封,那里面装着一封情书。这一切都发生的太过于突然,杨静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凌霜的呢?我却无从去思考。

是时候了,我该放下心里的那份痴恋了,我从来不会奢望和凌霜之间会发生点什么,小时候骨子里的自卑从来不会因为年岁的长大而减少半分,只会越来越清晰明了,它会时刻提醒着我,凌霜见过曾经的我。

只是我没有想到,在我思考的时候,事情又超出了我预想的轨迹,无数的氢气球被杨静气愤的放飞了,那个装着情书的信封也被她撕碎,凌霜应该和她说过什么,不然,杨静不会跑着离开操场。

我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可是凌霜看我的那一眼实在是太古怪了,有冷光,还有不知名的愤然。

第二天,又有一件事情轰动了全校,校园官网、校园贴吧、校园微博、校园Q群到处都热传了我夹在钱包里面的那张丑照,爆照的人用的是新ID,我却没有太多的情绪,毕竟杨静从表白失败之后就再也没有理我,我又回到了没有朋友的日子,有什么大不了呢,十几年都这么过来了。

我从来都不害怕被人会怎样看待我,或许他们会觉得不可思议,也或许觉得有一种受了欺骗的感觉,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好不容易与凌霜有了一丝关联,他会不会因为我长得丑,而从此在也不和我说话。

日复一日,我两耳不闻窗外事,倒也没有引起多大的波澜,毕竟校园的热门新闻很多,我占领的那一小块版面已经被翻篇,这件事情造成的影响是,曾经那些想要与我搭讪的男生已经不复存在,而想要与我做朋友的女生也已经基本为零。

我说过,这些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凌霜对我的看法和态度。

那日傍晚放学,我在教室做完了家庭作业才最后一个走出教室,此时,凌霜就出现在我眼前,我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到的。

“不好意思,我和杨静不是朋友了,也不是同桌了,没有办法帮到你。”

“我从来都没有告诉你,我喜欢的人是杨静。”

他那张冰冷的脸此时更显得寒冷,我还来不及消化他那句话的含义,就像个做错事情的小孩子,站在他的面前低头认错。

“嫣然,容貌的改变并不是你的错,你没有必要因为这样的事情而沉溺在自卑当中,十几年了,你就不能活得开朗一点吗?我一直都在关注着你,你从不微笑,也很少说话,我以为元旦晚会之后,你的性格会有所改变,我就可以接近你了,可没想到你又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你让我怎么不生气!”

所有的无厘头都理清楚了,我渐渐的抬起头,直视眼前的这个少年,夕阳的余晖照在他的脸上,显得如此的温暖人心。

我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天,他最后说的一句话是:还有,我喜欢的人是你。

7、突如其来的变故

我和凌霜互表心意之后,并没有因此而在一起,马上就要临近毕业了,我们商量着努力的进入最后的冲刺,将来考同一所学校,还要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毕业旅行。

我的性格逐渐变得温和,同学们也忘记了那张丑照,互相聊天的时候,我会微微一笑,突然发现,不是别人瞧不起我,而是我把自己的心封闭了,从来就没有让人走进过。

杨静也在没有同我说过一句话,把我当陌生人,把我当做空气,我并不会因此而在意。

高考结束后,紧接着就是到学校填模拟志愿,凌霜的分数比我高一点,可他愿意将就我,同我一起报了一所北京的学院,我觉得人生很美好,如果杨静还能和我做好朋友,那我会觉得人生更加美满。

“你也不必忧心,只要你主动去找她,她还是会和你做朋友的。”

“她都不看我一眼,我怎么和她说话呀。”

凌霜用手指弹了一下我的脑袋,很疼的呀,每次他都不会直接骂我笨,生气了就做这样的小动作。

“你不试试,怎么会知道她不理你呢。”

那天突然下起了小雨,高中部和初中部都已经放假了,剩下三三两两的人都是回学校填模拟志愿的,我和凌霜漫步在校园里,也没有想着因为下起了小雨,而因此要避开它。

反而因此觉得,这场雨很美很浪漫,多么美好的时光,儿时,我伴他身边,同他长大,如今,我们都在彼此最美的年华知晓对方的心意。

凌霜怕我感冒,就把自己的卫衣外套脱下来披在我的身上。

那日分开之后,我们有大半个月没有联系了,我把洗干净的衣服送去他家,邻居说,他们搬了家。

事情来得太过于突然,我还不能接受,我连行李都准备好了,说好的毕业旅行,难道他食言了吗?我真希望是他食言了,和他的家人去旅游了。

我没有主动联系杨静,她却给我打来了电话。

“嫣然,我知道你无法承受这个事实,凌霜已经搬家,他也和我在一起了,他不会和你去旅行,更不会和你同一个学校,忘了他吧,好好生活。”

之后,她给我发来了和凌霜的合照,多么般配的人。从前这样觉得,如今也是这样觉得。

凌霜特别的了解我,他知道我没有她,也一定会按照自己的想法活着,不会因为他的离开而醉生梦死,是的,我还如以前一般生活着,还是去了北京的院校,只是,他来过的痕迹和他留下的那件衣服时刻提醒着我,这一切都曾经真真切切的发生过。

我爱过他,再也不会把心交给别人,这已成事实。

8、尾声

回故乡的火车上夜夜无眠,支撑着我不闭眼的信念就是要亲眼见他一面,亲口问他一句:曾经是否真的喜欢过。

我隐约觉得心里不安,那一阵阵绞痛提醒着我有什么不详的事情要发生,然而,我不知道的是,有一个人,在另一端,用生命在迫切的想要见到我。

我回来,参加的不是杨静和凌霜的婚礼,而是凌霜一个人的葬礼,我有多希望,他还好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

就算是他最终娶的人不是我,我也不愿他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去了那一边。

我终究还是回来迟了一步,跪在他的坟前泣不成声,这天下起的雨像极了分别那天的雨,只是在无人为我披衣,在无人为我遮伞。

       凉风吹过发梢,冰冷的回忆蔓延到心底最深处,在那里居住,在那里根深蒂固,时而平静如水,时而波涛如怒。最后,像一颗无形的肿瘤,在那里随风飘荡,落叶生根,遍迹我血液里的每一个角落,直至相思蚀骨。

杨静站在我的身后,看着我伤心,看着我痛苦,冷淡的说:“如果凌霜还活着,你现在参加的不是他的葬礼,而是你们之间的婚礼。”

“还有,是我当年泄露了你的照片,对不起。”

我终于从杨静的口中得知了事情的原委,我知道她从来就没有对不起我,只是也同我一样喜欢凌霜而已。

凌霜从小就没有母亲,他的父亲告诉他是死于一场意外,十八岁那年填完志愿,凌霜迎来了第一次病发,父亲告诉了他,家族病史,遗传病给了他绝望。

他不愿意告诉我,却让杨静出面把我逼走,后来,命运又给了他希望,可是最终手术失败,让我回来,不过是要同我求婚,却变成了这般结局。

我想,我有多遗憾,凌霜就有多遗憾,他没有见到我,我也没有见到他。

我的那些话终究要掩埋于心底,任凭岁月流逝,遗憾只增不减。

责任编辑:jianshu

最火资讯

蚂蚁新闻独家出品

声明:本网信息旨在传播正能量,所有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仅学习交流,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