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新闻网-最新头条娱乐财经新闻资讯报道,国内国际新闻一网打尽

热门关键词:

人偶师

来源:未知 作者:jianshu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7-15
摘要:他是个人偶师。 在北京胡同里有一家毫不起眼的小店,里面摆着各种各样的人偶,每一件都是他的作品,每一件都是他的孩子。 他吆喝的声音总是带着一种京腔,分外好听。不过这并不引人注意,毕竟人们关注的,往往是那个破旧架子上的人偶。说来也奇怪,店面不大

他是个人偶师。

 在北京胡同里有一家毫不起眼的小店,里面摆着各种各样的人偶,每一件都是他的作品,每一件都是他的孩子。

    他吆喝的声音总是带着一种京腔,分外好听。不过这并不引人注意,毕竟人们关注的,往往是那个破旧架子上的人偶。说来也奇怪,店面不大,顶多可以容下20个人长期在里面选购,进去给人的感觉就是快要被拆除的违章建筑,里面的桌子、椅子,货架……每一件都很陈旧。但每一件都一尘不染,他每天清晨都会仔仔细细的打扫这间屋子,每一天。

 还有一件更奇怪的事,虽是商店,却大多数时间是关门的。尽管他因为一直在店里。开头还有些人围在门口,看这个老头到底要做什么,但很快也就失去耐心看了。因为每天他都只是在那里用刀子刻人偶,没有例外。围观的人渐渐散了。

 那次,街上来了一个外地人,听说些许后便问旁边小店里的人这个老人究竟是什么来历?那店长只摇摇头用比老人来得晚把年轻人推辞了去。其实这店主也不是故意推辞,只是关于这老人,他也确实不清楚啊。年轻人问遍了一条街也没有问清楚老人的过去,只知道老人很久之前就来了,一直都在那个小店里,一直都做人偶,尽管很破旧的店,但他的人偶很有名气,质量自然也没得说。

 至于老人为什么孤家寡人的在这里做人偶,整条街上竟没有一人能说清。让年轻人很失望。他路过那家人偶店时,向里面瞥了一眼,依然关门歇业。他加快脚步,匆匆离去。

 后来,年轻人打听清楚老人的店一星期以后会开门营业,把后面的行程推迟了一个星期,每天都到街上转一圈。

 一星期到了,年轻人在黎明就赶到了人偶店。街上没有光亮,年轻人躲在一个石狮子后面,等着店开门。过了不久老人就起来了,点上灯,仔仔细细的打扫房间。一切完成后,老人就打开了门。这是第一家开门的店,年轻人又等了一会儿,确定开门营业后,踱着方步大大方方的跨进了店门。

 老人倒是一点儿也不意外,静静地坐在货架中间走道最后面的座位上,端着一盏茶。这茶具倒是挺好看着挺别致,白瓷上画着几朵青花,还多几分古韵。年轻人考虑的时间,老人挂着笑脸站在他身边了。年轻人缓过神来,立刻涨红了脸,支支吾吾的说“我,我只是来看看人偶,很,很漂亮。”他随手指着一个说。老人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说“这个是落落”年轻人摸不着头脑问道“他们,还有名字?”望着这一屋子的人偶,老人只是笑笑说“是啊,他们就像是我的孩子们,怎么会没有名字呢?”

年轻人说“这儿人不多,恐怕很难卖出去吧?”老人摇头道“我的人偶,只给有缘人。”年轻人大为不解,这世上怎么还有这么奇怪的人 ,又开口道“凭借您的技艺,只要搬到一个好一点的地段,卖一个就能让你吃喝无忧吧。”老人摇了摇头,坐会椅子上,叹了口气。

 年轻人继续在货架间游走,那一件件人偶,真的如同活的人一样。他不觉间已经来到这位女子身前,那女子乌黑的长发直到腰际,身穿一件淡紫色长裙,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一双黑色的眸子摄取了他的心魄,感觉像是要被吸进去了似的。丝毫感觉不到旁边的人已经渐渐的多了。他伸手想要牵住那女子朝他伸出的手,没等他碰到,手机被打了回来。他收回目光打量眼前的人,一身麻布做的衣服,背着个包,应该是行李。难道是他住在这儿?不是说只有这个老人么?。此时正怒目圆睁的看着他,仿佛要把他拆了一样。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让那人如此生气,但还是稍微退却些。“你这人,不买就别动”年轻人恐怕也是被他刚才的怒意震慑住,一时不敢出声。

 老人走过来说“阿明,不得无礼。这人偶本来就是给客人看的,碰一下有什么关系。”说完笑着赔了礼。那个叫阿明的倒是瞬间温驯起来,最后瞪了年轻人一眼,站在老人身前,恭恭敬敬的说“那我先去了”老人一挥手,那人才离开。

 年轻人长舒一口气,心想那人总算走了。老人盯着面前的人偶看了一会儿,不知怎么,我总感觉老人的眼神有点奇怪,又不知道是哪里奇怪。也就在一旁看着,等着他开口,希望能听到一个故事。

 老人并没有告诉年轻人故事,只是淡淡的说“对不住了,这个人偶是不出售的。”我知道老人不需要更高的价格,便只是说“也是我看的太入迷了,怪我才对。”老人大笑起来。

 那个年轻人,就是我。

 此时的我距离那次偶遇已经过了十年了。我也不知道那家店为什么还在我的脑海中迟迟不去。可能是为了没能听到那个老人的故事而惋惜吧。我决定再去一次。

 店面已经空了。我踏着石板,撑着一把黑伞,边走边想着雨巷里的哪位女郎。我可没这么好的际遇,不过和旁边的店长聊聊,知道了我走以后那家人偶店发生的事。原来那个叫阿明的人,是老人的徒弟。在老人死后就把店迁走了,给了我新的地址,我急忙赶过去。

 不得不说,那真的是一家气派的店。店面分两层,整个色调呈朱红色,镂空、玄关、货架,都是朱红色的,阳光透过窗户直射进来 ,撒在那些人偶上。我逛了一圈,终于找到了那个穿着淡紫色长裙的女子

我静静地欣赏这个女子,又想起老人看她的眼神,一种说不出的感觉涌上心头。这一定是个凄美的故事,我这样猜测着,甚至恨不得现在就要搞清楚。我发觉我被人盯着,转过身,对上的正是那个叫阿明的人。他说“这个概不出售,抱歉”我笑着说“我知道”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你,你是……那年那个……”我不等他说完就肯定了他的说法。他请我去工作室,说“师傅临终前还说过你的名字,要我把这个交给你。说是你是个有缘人。”我道了谢,把东西接过来接着说“你师父为什么不和你这样大肆出售呢?凭他的手艺,一定会……”他打断了我,“师傅的事,恐怕你不知道吧。”我点头。

 “我自小跟着师傅长大,师傅就像我父亲一样,对我很好。教给我做人偶的技艺。可惜我年少贪玩,所以学出来也就晚了一些。师傅他从来不肯告诉我他之前的事。只是带着我,四处奔波。最后才在这儿开了那家小店。不过,师傅告诫我,绝不能肆意出售。在临终前又告诉我他死后我就可以卖了。我当时只伤心,没考虑太多,也就用积蓄开了一家店。其实本来是在那条街上,也不知怎的,来了好些人,一边骂着一边把店给拆了,人偶也被毁了多半,最后存下来的,也就剩下这几件了。”他叹了口气,点上了烟,默默地吸起来。

  我安慰他道“节哀顺变”。他猛的吸一口,又缓缓的吐出一圈圈烟雾。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就静静地等着时间流逝,心里想着他可要继续说啊。

   眼看那根烟渐渐变短,我终于忍不住开了口“是我唐突了,不过你师傅和那个人偶模样的女子是不是又什么关系啊?不想说也没关系”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把烟熄灭,才开口道“也没什么,不过就是郎有情,女有意罢了。”他屈起两根手指,嗒嗒地敲打着桌子。我知道,他没耐心了。我抱着会被轰出去的心态最后问了一句,“那那个女子现在……”他并不回答我,只是死死的盯着我,仿佛是要把我吞下去一般,和刚见面时一样。

 我连忙起身告辞,他叹了口气说“那是不想知道了?”我身体一滞,回到了座位上。他看了我一眼,继续说“师傅以前不是做人偶的,不过我也不知道他做什么。听人讲他喜欢一个女子,女子的家族是人偶世家,与师傅在一起后就多多少少把技艺传给了师傅。后来她家里人不同意这两人来往,就把女子许配给了别人。女子在出嫁前夜,见到了师傅。师傅想带她私奔,她没走,最后自杀了。师傅后来凭着手艺开了店,不过被女子家里人骂,反正挺难听的。师傅就带着我到处跑,最后就到这儿了。好在那些人听说师傅死后,再加上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也就不再阻碍我了。”

 我轻轻的抚着桌上的人偶,说“抱歉让你讲你的伤心事。”他看着我,眼神倒是没那么可怕了。我说道“不知道有什么能帮你的。”他笑笑说“没事,以后常来吧”见天色已晚我就离去了。

 心里像是压了一块石头一般,也不知道是要去哪儿,任凭我的身形被黑暗笼罩起来……



作者:AU秋水诗韵
 
责任编辑:jianshu

上一篇:他的情人

下一篇:菲尔德勇士

最火资讯

蚂蚁新闻独家出品

声明:本网信息旨在传播正能量,所有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仅学习交流,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