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新闻网-最新头条娱乐财经新闻资讯报道,国内国际新闻一网打尽

热门关键词:

菲尔德勇士

来源:未知 作者:jianshu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7-15
摘要:说书唱戏耍把式卖艺,我是鳄鱼不是鱼。 每一位作者都应该为真实的内心而写作。 欢迎来到今天的故事。 (1)兽牙项链 白雪皑皑的阿拉特纳山脉呼啸着凛冽的寒风,山谷中生活着英勇的菲尔德人。 严寒虽然阻碍出行,却使得村民三五成群的聚在用石块砌成的坚固居

说书唱戏耍把式卖艺,我是鳄鱼不是鱼。

每一位作者都应该为真实的内心而写作。

欢迎来到今天的故事。

 

(1)兽牙项链

白雪皑皑的阿拉特纳山脉呼啸着凛冽的寒风,山谷中生活着英勇的菲尔德人。

严寒虽然阻碍出行,却使得村民三五成群的聚在用石块砌成的坚固居所内,围着篝火烤一只羊腿,被空气稀释的炊烟可以证明这一点。村子里从来不缺这些,优质的兽皮衣物可以抵御寒冷,丰富的食物储备可以毫无担忧的等到来年春天,英勇的勇士们可以抵御外敌和凶猛的野兽。

在火堆旁的几个人,为首的是一位体态龙钟的大叔,被村子里的人称之为“旗帜”,在十多年前抵抗格拉斯的行动里功劳最大,并一举被奉为了领袖。据传言他一个人可以干掉十只狼,不管说的是真是假,还没有人蠢到要和这样一位传说中的人物一较高下。

“砰”的一声门被撞开,满脸通红的阿提拉闯了进来,屋檐的一块积雪掉落在了地上,很快就融化成了一滩水。

“你这小子,总是这么毛毛糙糙,羊腿可还没烤熟呢。”大叔说话了,浓密的胡子都要遮住了嘴巴。大叔随手将一块肉扔在了门外,狗窝里的狗撇了一眼,确定了只是一块烤肉的时候,又低下了头不再理会。

“父亲,是他!我们在丛林里见到了他!”阿提拉语气急促但更多的是兴奋。

“你确定吗?哦,该死,那个可恶的小丑!”大叔抖动着胡子。

“不会错的,一定是他,是格拉斯,他回来了,我们巡逻时候遇到的,在场的都看到了。”阿提拉迫不及待的解释。

房间里的人开始不安起来。

“马上去通知大家集合,要快,这次一定不能再放过他。”大叔说完就拖着笨重的身体往储藏室走去,那里放着很多武器,大叔的背影有些发抖,不知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愤怒。

领袖的话是会被遵从的,勇士们很快就在广场上集结好了。阿提拉也在其中,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武器,这将是他的第一次出征。

大叔赶了过来,“阿提拉,你留下。”

“可是,父亲……”阿提拉还没解释。

“没有可是,我可不想等我们回来的时候,村子里的食物都被那些野兽给糟蹋光了,我们出发!”

大叔亲自带领着队伍往丛林深处进发,毕竟这样的战斗很久没有发生了。

除了是村子的领袖,更是自己的父亲,阿提拉只能听话的留在了村子里。他很想为大家做些事,更想成为像父亲一样的大人物。还有,那个叫格拉斯的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每个人提起来都又恨又怕?阿提拉想起了自己的爷爷,对,找爷爷,他一定知道这些。

阁楼上,阿提拉将一杯热水端给爷爷,爷爷坐了起来靠在床头上。

“出了什么事吗,你怎么没有跟大家一起去?”爷爷虽然身体不好躺在家里,可村子里有什么动静倒是听得很仔细。

“是父亲要我留下来的。”阿提拉坐在了床边,“爷爷,我来是想请教您一些事情。”阿提拉对爷爷一向很是尊敬。

“你已经长大了,还有什么是需要爷爷告诉你的?”爷爷咳了两声,接过水杯正要喝水。

“我想知道关于格拉斯的事情。”

爷爷的水杯停住了,半晌没有再动。

“你脖子上的那个项链还带着吗?”爷爷答非所问。

“是这个吗?”阿提拉从脖间掏出一个项链,那是一颗野兽的牙齿,阿提拉从小就带着它。

爷爷的眼眶湿润了,“格拉斯是你的叔叔,这个项链是他送给你的,那个时候你只有几岁,格拉斯也才十几岁。”

阿提拉迫切的想知道后面的事情,可爷爷迟迟没有开口,只好焦急的等着爷爷讲起。

“那孩子从小就不一样,经常搞些恶作剧,村子里的人都很讨厌他,为此你父亲也没少打他,可是却格拉斯越来越过分,再后来,我们只好同意了你父亲的建议,把他关在了镇上的马戏团里……”

 

(2)格拉斯的马戏团

在马戏团里野兽都可以被驯养,何况格拉斯还只是一个瘦弱的十多岁孩子。

刚开始马戏团把格拉斯和猴子被关在一起,要是不听话就用鞭子抽,或者不给吃的。

格拉斯还是趁人不注意的时候溜了出来,再被抓到后,和狮子关在了一起。格拉斯就蜷缩在笼子里瑟瑟发抖,惊奇的是狮子没有吃了他,反而成为了他的伙伴。

动物可以用来表演,而格拉斯只会浪费食物,为此格拉斯仍旧时不时的会挨打。有醉汉往格拉斯的笼子里撒尿,淘气的小孩往笼子里扔吃剩的食物,格拉斯捡起来残羹就吃了。隔壁的猴子冲着格拉斯嘻嘻的笑,然后模仿孩子将香蕉皮扔在了格拉斯身上。

时间久了,人们发现了格拉斯和大型动物沟通的能力,让格拉斯做起了马戏表演的助演。

格拉斯就带着小丑的面具出现在舞台上,观众越是嘲笑越是谩骂,格拉斯就越是开心。他的表演又很精湛,如果没有那一天,格拉斯可能会一直留在马戏团给大家表演。

那一天,就是大家谈而色变的“格拉斯之夜”。

那天晚上戏院大厅里挤满了人,那个经常在格拉斯身上撒尿的醉汉也来了。格拉斯如往常一样开始表演,指挥狮子在火圈中穿过,无人喝彩,大家看的太多了。格拉斯只好又将头伸进狮子的嘴巴里。

“咬下去,咬下去!”人群里开始出现喊声。

等格拉斯把脑袋从狮子口中拿出来的时候,观众一片嘘声。

醉汉的嘴里骂骂咧咧,愤愤的将手里的酒瓶砸上舞台,正中格拉斯的脑袋。

突如其来的酒瓶把狮子都惊到了,狮子吼的一声,醉汉楞了一下,随即狮子就被几名饲养员赶回了笼子里。

格拉斯揉着脑袋挣扎着爬起来,那模样惹得大伙哄堂大笑。

“今天的表演到此结束。”格拉斯冲观众鞠躬。

“你个小杂种糊弄我们!”醉汉的口水乱飞,发泄着不满,人群也开始跟着起哄。

面对指责格的拉斯始终低着头,人群的气焰更高了。

片刻的迟疑。

“那么就请大家开始观看真正的表演。”格拉斯重新抬起头,笑声更欢了。

“早就该这样了,你个小杂种!”醉汉重新坐回座位。

格拉斯在舞台上不停地来回奔跑,向观众挥手,呼喊,大笑,观众们热烈的回应着,期待着接下来的表演。

格拉斯怯生生地走到醉汉面前,伸出手,“可以请这位先生与我一同表演吗?”

“快去啊,快去啊!”大家一起起哄。

醉汉觉得在众人面前丢了面子,一把抓起格拉斯将格拉斯举在头顶,得意的向人群示意,观众们被点燃了。

醉汉将格拉斯重重的摔到了舞台上,才摇摇晃晃地走上台来。

格拉斯被摔得血都吐了出来,他带着面具没人能看到他的痛苦。格拉斯艰难的爬起来,狼狈不堪,人群哄笑,格拉斯用笑声回应着。

格拉斯交给醉汉一把匕首,自己则躺到了桌子上,示意醉汉用匕首刺自己。

醉汉略有些疑惑,还是拖着大肚子摇摇晃晃的走到桌子前面,一下子就把匕首插进了格拉斯的肚子。

“啊~~~”格拉斯捂着肚子哀嚎,在桌子上死命挣扎,然后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观众都瞪大了眼睛看着,醉汉把匕首拿起来才发现是假的,大家顿时欢呼了起来,格拉斯跳了起来,站在桌子上向人群致谢。

接下来,格拉斯又示意醉汉躺下,醉汉打了个酒嗝,慢吞吞的爬到桌子上躺了下来。

格拉斯拿着匕首对准醉汉的肚子,用尽所有的力气刺了下去。

“啊~~~好痛啊!”醉汉大叫,人群沸腾了,因为醉汉叫的比格拉斯真实多了,连表情都很到位。

格拉斯对准醉汉的心脏,又是一刀。

“啊~~~~!”撕心裂肺的惨叫撕开了马戏团的房顶,醉汉一动不动了。人群欢呼,人群沸腾。这才是我们想看的表演。

“不对,是真的,有血!”有人看出了不对劲。

格拉斯反而一点都没有要停下来意思,接着用匕首割掉了醉汉的嘴唇,又挖出了醉汉的眼睛,接着是打开肚皮,取出醉汉的内脏。

观众惊叫着往四周逃散,小孩被大人捂着眼睛连拖带拽地往外面移动,有被踩伤的,有打翻桌椅的。

恐惧感支配着整个小镇,马戏团的周围空无一人。

只剩下格拉斯那小丑特有的笑声在回荡。

“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哈哈……”

等阿提拉的父亲带人来包围马戏团的时候,诺大的马戏团,只有格拉斯一个人意犹未尽地舔着匕首上的血,那个醉汉早就四分五裂,血肉模糊了。

 

(3)格拉斯之死

“爷爷,那后来呢?”阿提拉听的失去了表情。

杯子里的水凉了,爷爷一口都没喝。

“后来他们就把格拉斯关在了柴房里,没有人去看他甚至一步也不想靠近那里,大家都认为格拉斯会饿死在那间柴房里,再后来格拉斯就不见了,墙上被他用手指挖出了一个洞。这么多年来都没有消息,或许他早就在野外死掉了。”爷爷声音哽咽,眼睛早被泪水模糊了。

“他还活着,爷爷,我今天在丛林里看到了他,就在刚才,父亲已经带着队伍抓他去了。”

“没想到他还活着。”爷爷的声音颤抖了,“阿提拉,请帮爷爷一个忙,赶在你父亲之前找到格拉斯,替我向他说一句对不起......”爷爷的手紧紧的抓着阿提拉的手。

“好,爷爷,你放心,我这就出发。”

从小只要村子里的小孩不听话大人们就会说,“格拉斯来了!格拉斯来了!”再后来小孩子听到“格拉斯”这三个字就哭了,连大人们提到这个名字脸色也都变了,有人骂,有人怕。阿提拉问过父亲格拉斯到底是谁,父亲告诉他,格拉斯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是村子里最坏的人。可爷爷为什么还要让我去向格拉斯说一句对不起?不管如何,都要先找到格拉斯。

浩浩荡荡的队伍在丛林中行进,厚厚的积雪已经可以淹没小腿了,大风吹起,卷起飞雪试图阻挡着队伍前进的步伐,可队伍迎着风雪前进。

野外这样的环境无法想象一个人如何存活,在柴房的格拉斯靠吃老鼠维持着生命,也不知道究竟需要多大的意志和多强的本能才能凭借一双手硬生生的在墙上挖一个大洞。

行进的队伍越走越深,突然,走在最前面的大叔踩中了一个陷阱,紧紧的夹住了大叔的小腿。

“这肯定是那个该死的格拉斯布置得陷阱,那家伙诡计多端。”

“这陷阱上不会有毒药吧。”

大叔也慌了,在这荒山野岭中了毒就必死无疑。

管不了那么多了,大叔挥动斧头,将自己的膝盖以下砍断,麻利的包上短腿,在几个年轻人的保护下,返回村镇。

剩下的人呢,风雪太大了,还是等天气好一点再来搜捕吧。

浩浩荡荡的队伍浩浩荡荡的返回了。

阿提拉迎着风雪,一步一步的径直往丛林深处走去。

格拉斯逃到野外,与野兽为伍,他的印象中人才是最可怕的,所以他更喜欢和动物待在一起,因为人有的时候根本不是人。十多年来寄居在山洞,面具早就不带了,但他的脸刷白刷白的,他认为在面具下的自己才是最强的,而他不得不变得更强。

悬崖边格拉斯站着,风大雪大不如天大地大,格拉斯越来越疑惑,也越来越孤独,如果说村子里还有什么是他怀念的,那就只有自己的侄子阿提拉。当年他给过阿提拉一件礼物,瘦瘦的他小小的年纪奋力的杀死了一只野兽,只因为那只野兽的牙齿很漂亮,为了在兽牙上穿孔,他磨了足足一个月才做出一对项链,一个在自己这,一个送给了阿提拉。他不止一次的想起阿提拉的小脸,也偷跑回村子偷看过阿提拉。可这样的村子他一辈子都不想再回了。他也知道自己被发现了行踪,他在等,等那些没有一次放过他的村民,还有从来没有喜欢过自己的大哥。他作怪,只是想引起大家注意,他杀人也是忍无可忍,但不重要了,因为什么都晚了,也根本没有人理解他……

风雪刮得阿提拉睁不开眼睛,隐隐约约的看到山顶有一个人影,这种地方出现一个人,一定是格拉斯。

“你是格拉斯吗!”阿提拉冲人影大喊。

这次格拉斯不再躲了,也不再反抗,轻轻往后一仰,往悬崖下坠去。

“我是阿提拉,爷爷让我向你说一句对不起!”风雪太大了,阿提拉看不清眼前,只能大喊。

格拉斯快坠地之际,听到阿提拉的大喊,山谷中回荡的那句“对不起”,格拉斯笑了。

风停了,雪也停了,干冷的空气更加干冷。

阿提拉加快步伐走向雪地上这团突兀的物体,瘦瘦小小的身体,破破烂烂的衣服,脸上一层惨白惨白的灰。那是一种灰白色的泥土,被格拉斯不停的涂抹在脸上,已经和皮肤连在了一起,分不清哪里是肉哪里是泥土。脖子带着是一个兽牙做的项链,和自己的一左一右刚好凑成了一对。

乌鸦盘旋着升上更高的天空,太阳探出头,阳光远远的,暖暖的。只是这一刻,格拉斯真正的自由了。

阿提拉就这样站着,看着,一颗干枯的树上,经历狂风暴雪依然挂在树枝上的最后一片叶子滑落了,和阿提拉的眼泪一起。

 

(4)菲尔德的春天

阿提拉的父亲少了一条腿不得不在家中静养。

阿提拉的爷爷在这个冬天去世了,了却了一个心结。

村民的中依然流传着‘格拉斯来了~格拉斯来了~’这句话吓小孩子的话。

而那个夹断了阿提拉父亲大腿的扑兽夹只是猎人遗忘在山间的一个普通架子,根本没有毒。

阿提拉成为村子的新的一任领袖。

第二年,春天到了,万物更新,树枝萌芽。阿提拉想起爷爷去世的前一天,从阁楼上看着窗外的雪自言自语说:“春天要来了,因为我们有了一位真正的勇士。”

三年后,菲尔德大陆战争爆发,阿提拉带领着勇士们投入到了保卫家园,保卫族人的战斗中。

 

PS:

第四篇故事,希望大家多提宝贵意见。

感谢每一位点喜欢和关注我的简友。谢谢你们。



作者:鳄鱼不是鱼
 
责任编辑:jianshu

上一篇:人偶师

下一篇:粉蝶

最火资讯

蚂蚁新闻独家出品

声明:本网信息旨在传播正能量,所有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仅学习交流,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