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新闻网-最新头条娱乐财经新闻资讯报道,国内国际新闻一网打尽

热门关键词:

绝望主妇:原本一切都好!

来源:未知 作者:jianshu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7-17
摘要:苏澜大学时的专业是通信工程,毕业后却一头扎进了餐饮行业。这十年里,她结婚生子,老公疼爱,孩子聪慧,她还自己开了一家特色餐厅,日子过得让人欣羡。可当她一个人坐在空空荡荡的办公室时,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也许是太清闲了吧。 以前餐厅刚开张时,孩

苏澜大学时的专业是通信工程,毕业后却一头扎进了餐饮行业。这十年里,她结婚生子,老公疼爱,孩子聪慧,她还自己开了一家特色餐厅,日子过得让人欣羡。可当她一个人坐在空空荡荡的办公室时,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也许是太清闲了吧。

以前餐厅刚开张时,孩子还小,整日忙得四脚朝天,一分一秒都被填得满满当当,现在呢,除了上网逛贴吧就是看些无聊透顶的时尚杂志,倒有些怀念曾经的忙碌。

上个月和老公一起去逛书城,碰到一对小情侣吵架,那女的完全不顾形象,在众人面前朝男方大喊:“你怎么不去死!”

苏澜的心猛地跳了一下,乱七八糟的想法像开闸的洪水一样涌了出来。她理了理思路,现在应该有很多女性都对自己的另一半感到厌烦吧?如果能够创办一个网站,专门供那些怨妇来吐槽发泄,也许会很受欢迎。

新的想法让她一阵喜悦,她看了看一旁正在开车的老公,心里有种庆幸,认识他十年了,竟然还没有生厌,这也算一种幸福吧!

 

回到家,苏澜说干就干,她本就有做网站的经验,以前初创餐厅时,由于资金有限,餐厅的网站都是自己操刀的。不过这次,她却比之前更加投入,每天都想着怎么把网页设计得更加诱人,怎么做能够让网站的搜索排名更加靠前,从设计到最终上线,她差不多花了两个月的时间。

不过效果却比想象中还好,也许是她设计宣传得到位,也许是当代怨妇确实太多……

网站的名字简单粗暴:咒骂老公。所有页面都呈黑、红、深紫三色,给人一种阴气森森的恐怖感觉。另外,网站共设计了三个板块:

第一个是“诅咒”,这类似于一个论坛,对另一半不满的女人们可以在这里发泄,其他用户可以点评或私信,女人嘛,哀怨时总想找个倾诉的对象。你在这里可以看到同病相怜的女人先是互相比谁的日子过得更惨,然后嘻嘻哈哈相约去哪吃饭(苏澜无数次想在这里打自己餐厅的广告但都忍住了),最后成了闺蜜。

第二个是“黑洞”,女人们在这里写下的话别人是看不见的(除了网站的管理员——苏澜),所以更私密、更真情、也更黑暗。苏澜偶尔翻看一下,常常感到难忍的心痛或惊恐。

第三个是“天堂”,初心是供那些解决了困难的女人秀幸福,不过光顾的人很少,偶尔来几个,也被人骂幸福婊。

当然,网站还有一个客服,叫“恶之花”,这是苏澜的面具。

 

最近,“诅咒”板块炸开了锅,有个叫“香水”的用户发了一个名为“死亡笔记”的帖子,让大家在下面讲述各自是多么期盼自己的另一半死掉。

这么恶毒的帖子,本应该很快被其它帖子淹没,但是没想到,竟然给整个网站带来了巨大的流量。

潘多拉的魔盒就此打开,一条条跟帖看得苏澜胆战心惊,比如:

“我每天都期盼他马上去死,希望把他的寿命分给那些友善的好人”;

“我真的忍到极限了,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我会变成一个杀人犯”;

“怎么才能让你死掉呢?我每天每天每天每天都在祈祷!你根本不是一个好丈夫,你是个混蛋,认识你,让我彻底落入深渊”;

“你和那么多女人睡过,为什么你还不去死?我和孩子根本不需要你这样肮脏的父亲”;

“你天天说要工作要加班,你以为我是傻子吗”;

……

苏澜一条条往下看,短短三天时间,竟然跟了八百多条笔记。

她很同情那些女人的遭遇,但是这些可怕的遭遇同时出现在自己创建的网站上,是一个很大的负担,她第一次觉得自己不该办这样一个网站,但现在,她已经没有退路。

 

苏澜用小号找这些女人聊天,希望能让她们的心情舒缓些,但是对话里的负能量实在太多了,她硬着头皮聊了几个,晚上回家全身都疲累至极。她躺在床上,看到床头放着老公吃剩的香蕉皮,心里突然一阵厌恶。

她想起“死亡笔记”里一个女人说的话,那个女人的老公就是一个极其邋遢的男人,吃剩的水果皮从来不扔,脏衣服到处乱放,永远分不清哪条毛巾是自己的,地板再脏都不愿去擦一下,更可怕的是,儿子也开始学他父亲邋里邋遢……

正想着,老公走了进来,把换下的脏衣服直接扔在了电视机上。苏澜让他放到洗衣机里,他说,累了,明天再拿过去,然后往床上一躺,要睡觉。

苏澜闻到他的头上有股酸臭味,问:“你是不是没洗头?”

老公轻轻“嗯”了一声,苏澜忍不住推了他一下:“太臭了,洗下再睡。”可是他老公却睡着了,没过多久就开始打鼾。

苏澜抱着自己的枕头来到儿子的房间,儿子已经睡了,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她靠在床头坐着,也不知怎么了,脑子里竟回忆起结婚以来种种让她不爽的事情,这种不爽像一条巨大的八爪鱼,把她全身裹住攥紧。

 

第二天,“死亡笔记”里依旧火热非凡,里面绝望与愤怒的怨气多得快要溢出来:

“和你结婚是我此生最大的错误,真希望你赶紧死,把所有钱都留给我和女儿,而不是那个贱人”;

“我知道你在和一个叫XX的小三鬼混,祝愿你们早点死掉”;

“我时刻有杀了你的冲动,希望你今晚回来前被车撞死”;

……

苏澜逐条往下看,突然一个名叫“百合”的用户@了她,准确说是@了“恶之花”:太好了,我老公昨晚出了车祸,医生刚下了死亡判决书,我之前就诅咒他早日被撞死,没想到真的成了。

在这种凄惨的事情面前,大家不是应该觉得惋惜吗?可是帖子里却跟上了一连串的羡慕声:

“如果我老公也和你老公一样就好了”;

“恭喜啊,恭喜!你终于可以解脱了”;

“我简直羡慕嫉妒恨了”;

……

越看越心寒。

苏澜翻看了百合之前的帖子,里面全在讲她老公如何劈腿,如何家暴,还放有许多她被家暴后的照片,看着看着,心里的寒意竟然消除了,渐渐被一种解恨的快感填满。

 

老公再一次在晚上12点后回家。苏澜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望着眼前这个全身酒味的男人,无名之火冲上心头,她像疯了一样把他推到浴室,朝他喊:“洗干净再出来,你知道我最讨厌酒气!”

男人愣住了,不明所以:“你神经病吧,不就喝点酒吗?”

他不止一次把“神经病”三个字贴在她身上,以前她从未在意,觉得只是夫妻间的玩笑话,但是这次她却听得异常刺耳:“是!我是神经病!结婚前我就对你说过,我不喜欢晚回家的人,可你呢?婚后又有几次能在晚上8点前到家?你总是说你应酬多,我难道就没有应酬吗?儿子7岁了,你有好好陪过他吗?”

男人不说话,刚刚布满红晕的脸现在变得惨白。

苏澜讨厌他这种不敢和她对峙的样子,眼泪簌簌往下掉。

“如果你不喜欢这种生活,我们可以分开一段时间,我来带孩子。”男人终于开口了。

苏澜哭得更凶:“分开?你带孩子?你想怎么样?和我离婚吗?孩子是我一手带大的,你别想把他从我身边抢走!”

“你瞎想什么?我只是说分开一段时间,没说离婚!”

“分开了和离婚有什么区别!呜呜呜……”

当晚,老公和儿子睡去了,苏澜一个人躺在床上,她心里在算一笔账,算这十年来的付出与收获,可是怎么算也算不清,怎么算都觉得是自己亏了。

 

她两天没有上网,白天到餐厅后,就坐在办公室发呆,然后一直到很晚很晚才回家。可每天回去那么晚,男人却还是没回来。

她的脑中浮现出那些绝望主妇们常用的“小三”、“贱人”几个词,难道他也有?她这些年虽然对这种新闻已经麻木,但是从来没想过这事会轮到自己身上,她越想越害怕,越想越肯定。

等到他回来时,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的理智,直接走到他面前质问他。

男人很生气,但是一直支支吾吾,既不肯定,也不否定。

他的这个样子,让苏澜觉得自己被埋进了冰渣子。

她立刻走到儿子房间,把儿子抱了出去,临走前丢给他一句:“我们离婚吧。”

男人没追过来,她带着儿子去了酒店。

 

儿子知道爸妈闹了矛盾,一个劲儿在旁边说:“妈妈,我们原谅爸爸,原谅爸爸吧!”

苏澜抱着儿子哭得天昏地暗,觉得曾经所有的幻想和信任都破碎了。但是她又能怎么办,她不是个不独立的女人,她告诉自己,只是现在难受一点,所有困难都会克服的。

她照例每天送孩子上学,然后去餐厅打理工作,她还是那样笑脸迎人,只是晚上躺在床上时,忍不住掉几滴眼泪。

她再次打开网页,“死亡笔记”的那个帖子依旧被顶在最高一行,苏澜点进去,用户“百合”已经成了热门人物,她新发的帖子上写着:“我要带孩子挺过去,我新开了一家饭店,希望大家赏脸,常去我那儿光顾。”

苏澜打了一个冷颤,这些年在餐饮业跌爬滚打的经验让她嗅到了一丝被玩弄了的气味。

她在搜索页面输入了那家饭店的名字,多篇软文直接出现在了搜索的第一页。

她再次回到“死亡笔记”,“香水”建的帖子,“百合”成了热门,香水,百合,好搭的名字。她突然觉得自己是多么可笑。

苏澜没忍住,用“恶之花”的名字跟香水打了声招呼。香水很惊讶:“没想到你会联系我。”

恶之花自然不忘喷射自己的愤恨:“你老公死了?”

“嗯……”

“需要我买花圈送到你店里吗?”

“你猜到了?”

苏澜很想破口大骂一通,但最终还是把已输入的字一个个删去,她叉掉了那个页面,什么也不愿再想,就这样吧,结束吧!



作者:铃子君
 
责任编辑:jianshu

上一篇:粉蝶

下一篇:老木进城

最火资讯

蚂蚁新闻独家出品

声明:本网信息旨在传播正能量,所有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仅学习交流,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