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新闻网-最新头条娱乐财经新闻资讯报道,国内国际新闻一网打尽

热门关键词:

弹弓情怀

来源:未知 作者:jianshu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1-17
摘要:据说,刘翔本来不是搞跨栏的,但他的师傅孙海平却一眼相中了,觉得他是块搞跨栏的料,果然在某届奥运会上,帅哥刘翔一跨成名。这说明你如果具备一匹千里马的潜质,那么总会出现被伯乐相中的机遇的,而后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了。 众所周知,我孙小蛋年少时曾经

据说,刘翔本来不是搞跨栏的,但他的师傅孙海平却一眼相中了,觉得他是块搞跨栏的料,果然在某届奥运会上,帅哥刘翔一跨成名。这说明你如果具备一匹千里马的潜质,那么总会出现被伯乐相中的机遇的,而后就看你能不能把握住了。

众所周知,我孙小蛋年少时曾经用一副小弹弓射杀过无数只小麻雀,弹弓神技可谓威名兮远播四方。可这一远播不打紧,却惊动了一个人,他叫朱天霸,是个比我们村恶霸还大一级的乡恶霸。

某一天,此地十里八乡赫赫有名的朱天霸提着两瓶二锅头,亲自登我家门来拜访我。俗话说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果然酒过三巡,朱天霸就鬼鬼祟祟地邀请我去做他的徒弟了。虽说那会儿能当上朱天霸的徒弟是一件让本乡若干无业青年夜不能寐比泡到“村花”“乡花”还激动无比的事情,但我还是毫不犹豫地婉拒了他。

本人向来独来独往,好歹也是雄霸一村,哪会甘愿受人掣肘呢?作为一名屠夫的儿子,我从小就发过誓日后长大成人千万不能像一头笨猪那样受人任意摆布。

再说朱天霸肯定不会像孙海平那样会正儿八经地教人如何跨栏的,他只会教人如何干坏事,他很有可能叫我用弹弓去打瞎他那个姘头的老公的眼睛,让人家抓不了奸!又或者逢集时,若有外地的小偷不按江湖规矩来孝敬他一份“地头蛇见面礼”,那他肯定会叫我去打瞎那些小偷们的眼睛,杀鸡儆猴!

而我老子一再语重心长地告诫我:“小蛋啊,你用弹弓去打人家的鸡啊鸭啊猫啊狗啊什么的都不打紧,可千万不能去打人啊!”而那会儿在我家,我老子说过的话还是很管用的,毕竟他老人家珍藏着一箩筐寒光逼人的杀猪刀,不给他一点面子好像说不过去!

那一天,朱天霸悻悻地从我家走了之后,我便像往常一样,拿着一把小弹弓跑出去对着孙庄的天空发呆,恭迎各路小麻雀们的莅临指导。后来,我蹑手蹑脚地跟踪着一对麻雀情侣来到了一棵老榕树下,只听它俩在树梢上唧唧喳喳地聊天,其中一只问:“老公,你说我们把家安在城里还是乡下呢?”另一只回答:“安在城里你吃什么呢?难道还是到垃圾桶里去捡那些又脏又臭的东西吃吗?我早就受够了!还是安在乡下好,你看,这田里到处都是可口的绿色食物!”老婆说:“好吧,那我们就住在乡下吧,乡下的空气可真新鲜啊,没有雾霾!可我听说有个叫孙小蛋的家伙他那一副小弹弓可厉害了!”“他不是孙庄村人吗?”“是啊,唧唧唧喳喳喳!可这棵老榕树就是孙庄的啊!”“唧唧唧喳喳喳!我们还是赶紧逃命吧……”

还没等本人自我介绍一下,该麻雀情侣就仓皇飞离我的弹弓射程了,我只好朝伉俪远遁的方向大喊一句:“恭喜两位!你们是第一对从我的弹弓之下逃走而未丧一命的麻雀情侣!”

如你所猜,我是故意放它俩逃走的,因为我是第一次听到别人说不喜欢住在城里的话。我却不一样,隔三差五天打些麻雀拿到街上卖了之后,手头上积攒几块钱了,就会跳上手扶拖拉机往城里赶。城里的新华书店非常大,我上过几年学到底认识几个字便想闯进去多读两本书,以保持住我们孙庄五小恶霸开会时“主讲”的地位。

新华书店里有一些实操性很强的书确实让我很着迷,譬如有一本大红封面的《新婚指南》,我读了几页回家后便现买现卖,热情地为村里那些老光棍们扫盲,他们一个个都听得聚精会神目不转睛,嘴角都挂着足有尺把长的涎水。又譬如有一本介绍小麻雀无数种烹调方法的食谱书,我还特意买了这本书送给一位经常买我小麻雀的老头,该老头看了很高兴,后来逢人便夸孙庄的孙小蛋是本乡第一位真正把顾客当作上帝的生意人。自然,我的麻雀生意就更很红火了!

另外,我还听本村的一位老光棍说女孩子如果经常吃大白兔奶糖就会越长越白,而大白兔奶糖只有在城里的百货公司才能买的到,于是,我每次到县城总要跑到百货公司去买一罐大白兔奶糖,带回家后就立马送给了我的邻居李小桃。

此后几年,李小桃果然是越长越白,越白越漂亮。后来,她去乡里赶集时被朱天霸瞄上了。

众所周知,一般地痞流氓的女朋友都是比较漂亮的,主要是因为他们对女人会哄会骗,既舍得下工夫,又舍得花钱。至于朱天霸是如何哄骗李小桃的,作为李小桃的嫡亲邻居,我知道得一清二楚。多年以后,当我复制朱天霸的哄骗之术去泡妞时果然百试百灵。

可我是不会告诉你的,我只会告诉我的儿子。按我们江湖习武之人的规矩,一般绝艺都是传男不传女的,所以,日后我要是生了个儿子,就会毫不保留地告诉他。可要是生了个女儿,就不会告诉她。我认为一个女人的一生总要被一个男人哄骗一下的,如果我提前告诉女儿真相,那么她届时就会失去被男人哄骗时的快感了。

人生如果没有经历过那种“剪不断理还乱”的快感,那么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李小桃自打跟了朱天霸之后,作为本乡第一恶霸的压寨夫人,从此便幸福地过上了大鱼大肉的生活。每天既能吃到鱼肉,也能跟着朱天霸对一些胆小怕事的小商小贩们进行一番欺行霸市式地鱼肉,总之,一时俪影双双、风光无俩。

后来,在本乡人民群众外出打工的大潮中,李小桃也跟着朱天霸跑到苏南某城开了个汽车修理部,当起了老板娘。据说,生意非常红火!可好景不长,该修理部因涉嫌销脏而被彻底取缔了。朱天霸还吃了官司,被判了五年有期徒刑。李小桃那时恰好在老家待产,才幸运地逃过一劫。

五年啊,你叫人家李小桃一个人拖着个儿子怎么活啊?可还没等我们孙庄人感叹完,李小桃却连儿子也不要了,就跑到邻乡跟了另外一个恶霸。据说,朱天霸在狱中曾叫人带话出来,说他出狱后第一件事就是找李小桃和她的姘夫算账。

也不知道李小桃后来过得怎么样?她一定过得提心吊胆吧!

这会儿,我在异乡念及这一段往事时心里充满了忧虑,如果当年我没有玩弹弓打麻雀,也就不会有钱买大白兔奶糖送给李小桃了,李小桃也就不会那么白那么漂亮了,朱天霸也就不会瞄上她了,那么后来,李小桃也就用不着自抛自弃去过一种整天提心吊胆的生活了。

唉!一切居然都错在我的小弹弓上,一个女人的一生就这样囫囵吞枣地给毁掉了。早知如此,我当年就应该干干脆脆地去做朱天霸的徒弟,那样的话,虽然不可能拿个奥运冠军,但我的脸皮却可以早早地厚起来,从而在万恶的朱天霸瞄上李小桃之前,先下手为强,把她强娶过门。

我记得当年朱天霸刚开始找李小桃时,她便吓得跑过来喊我,我却像看笑话似地说:“人家约你你就跟人家去嘛,你来找我干什么?我又不是你什么人!”那一刻,李小桃很失望,我清晰地看见她的泪水倔强地留在眼眶里来回打转,就是不肯落下来。

后来,李小桃再也没有理睬过我。

此后,好多年,每当想起李小桃那瘦弱的背影时,我的心里总会有点难过。

责任编辑:jianshu

最火资讯

蚂蚁新闻独家出品

声明:本网信息旨在传播正能量,所有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仅学习交流,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