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新闻网-最新头条娱乐财经新闻资讯报道,国内国际新闻一网打尽

美人鬓上桃花泪

来源:未知 作者:jianshu 人气: 发布时间:2016-11-23
摘要:(一) 那个卖花的婆婆是慌慌张张地从他的屋子里跑出去的,一边跑,一边大喊着妖怪二字,他不解地看着跑出去的婆婆,又看看墙上的画,然后轻轻地笑了,鬼神之说他是向来不信的,也许是卖花的婆婆看错了,一个画中的女子,怎会和她去买花呢。他摇摇头,拿起桌

(一)

那个卖花的婆婆是慌慌张张地从他的屋子里跑出去的,一边跑,一边大喊着“妖怪”二字,他不解地看着跑出去的婆婆,又看看墙上的画,然后轻轻地笑了,鬼神之说他是向来不信的,也许是卖花的婆婆看错了,一个画中的女子,怎会和她去买花呢。他摇摇头,拿起桌上的书卷继续阅读起来。

清晨,他本是像这样拿着书卷低声诵读。“啪啪啪”的敲门声惊扰了他的思绪,他起身开门,迎来的是一袭浓郁的香气和一张布满皱纹的脸。一个挎着篮子的婆婆站在他面前,篮子里,是一支支娇艳欲滴的桃花,花瓣细腻薄嫩,如同少女的羞红的脸一样娇俏可爱、吹弹可破。

“敢问老人家有何事?”他恭敬地问道。

“公子,你府上的女子买了我的花,未曾付钱,所以老生只好厚着脸皮来讨要了。小本生意,希望公子不要介意。”买花的婆婆态度也很好。

他突然笑出声来,“老人家你莫要开玩笑了,寒舍只有我穷书生一人,哪来的什么女子,不信的话,老人家可以进屋一观。”

于是买花的婆婆便进入他的屋子,巡视一圈后,并未发现任何女子,于是打算讪笑着离开,却突然看见了墙上的那幅画,于是就出现了起始的那一幕。

他把自己沉浸在书卷里,忘记了外面的繁华,屋子里不知道何时有了淡淡的桃花香,他却没有察觉。他还没有察觉到的是,画中女子的鬓边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支桃花,更多了份娇俏的妩媚。那女子肤若凝脂,温婉如玉,一袭粉衣临风而飘,肩披翠水薄烟纱,腰间系着金丝软烟罗,说不尽的清丽脱俗,优雅婉约。

他不知道这幅画的来处,就连这幅画卷的拥有者也不知道这画的来处。刚刚来到这里的他和离住宅不远的寺庙里的老和尚很谈得来,经常去寺庙里与其聊天下棋,品尝香茗。一次偶然,他发现寺庙的藏经阁某个角落处有一个落满灰尘的卷轴,好奇心促使他拭去上面的尘土,轻轻拉开了这幅卷轴,倾城之貌的女子就映入了他的眼帘,让他心里暗自感叹。他取笑老和尚红尘之念未断,老和尚没有解释,只是说:“此画与你有缘,骆施主若是喜欢,就将它带走吧。物皆有灵性,老衲并不知道的它的来处,也不知道它的去处,或许骆施主能将它的前程揭晓。”道谢后,他就将这幅画带回了家,悬于卧室之内。

“如此美貌的女子到底是谁呢?”他思考,看这幅画,亦不像出自名家之手,他总是觉得作画手法很熟悉。读书累的时候,他会对着这幅画做一些华丽的诗词,然后诵读出来,仿佛是读给画上的她听,有时候,他嘲笑自己,画中的她怎么会听到呢。

(二)

终于再一次遇到了他,这一世,绝对不要再错过,她对自己说。

炎炎丽日下,一袭粉衣的她素手撑伞,目光却停留在对面他的身上。

他的腰背挺直,神情却有些委顿,生活的困难不得不逼迫他出来靠写字作画求生。其实那些大腹便便毫无内涵的富人让他厌恶至极,他却不得已笑脸以待。

傍晚收摊的时候,他分外沮丧,因为一天下来,他没有得到半个铜子,反而让几个无赖笑话自己穷酸。

心情烦乱地翻开一本书,书上的字却没有一个能让他记住的。

很轻的敲门声让他放下了书,像是女孩子叠指敲击的。轻轻的,慢慢的,却让人很心动。

打开门,一袭粉衣的她让他无法说出话来,这不就是画中那个清丽无双的女子么?

“公子,小女子桃花今天来求公子为我做一副画。白天人多口杂,怕毁了公子的清誉。”女子施礼。

他这才缓过神来,侧开身子道:“小姐请进。”

女子缓步进入,而他请女子坐下后,奉上清茶一杯,然后又去研磨。心里却是七上八下,难道那卖花的婆婆说得是真的,世上真有妖怪。

女子四周环顾,却一眼盯住了墙上的画,“这画居然在他的手中,这难道都是冥冥中安排好的。我们之间.....”

看女子盯着画陷入了沉思,他试探着说:“小姐,这幅画是你遗落在清远寺藏经阁的吗?”

她笑笑,“清远寺藏经阁?公子,物有类似,人有相同,画中的女子确实与我很相似。”

“哦。”他低头研磨,就不再说话,心里却依旧在打鼓。

“公子请停下,可否将这幅画割爱。”

他抬起头,“这.....”难道妖怪也会要求“完璧归赵”?可是看看那幅画,他的心里莫名地有些不舍。

“既然公子不舍,桃花也不好强求。公子你开始作画吧”

他听完,点点头,然后慢慢落笔。

天快蒙蒙亮的时候,他为这名叫桃花的女子做完了画,脸上却有些许的汗水。听说妖怪是吃人的,是不是办完事,这个女妖就把他吃了呢?可是这个女妖却丝毫没有表现出要吃人的意思。反而一晚上跟他谈诗词歌赋,谈得甚为投机。看来还是个饱读诗书的女妖,他思忖着。

“桃花姑娘,画作好了。”

女子起身看看桌子上的画,对他笑笑,然后留下一锭银子离开。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张开血盆大口把他吞下肚子。

他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忽然觉得自己多想,这么漂亮的姑娘怎么会是妖怪呢,只是和画中人相似罢了。

关上门,他准备好好睡一觉,因为这一锭银子够他生活一段时日的了。这姑娘一定是富家子女,不然怎么会出手如此大方。转头,他看到了墙上的那幅画,忽然发现,作画的手法不就是他自己的吗,怪不得他一直觉得熟悉。可是这画纸明显很陈旧,最起码过了百年,他怎么可能在百年前作画?这女子到底是谁?他想,可是怎么都想不起来,反而想的头痛欲裂。不,这其中一定有什么牵连。这女子一定知道什么,他立刻打开门跑了出去,可是女子早没了踪影,闷闷不乐地走回家,躺在席子上,他努力回忆,可是越回忆越痛,终于痛得他失去了知觉。

(三)

阳光如同匕首一样刺开了他的眼帘,睁开眼,发现日悬中天,已经到了正午时分。他揉着还有些隐隐作痛的头,回想着那个叫桃花的女子的一切,并且将视线定格在墙上的画上。

“啪啪啪!”急促而粗暴的敲门声打断了他对这个女子的思索。

起身开门,门外站着几个人,四男一女。

为首的是城东的张老道,平常靠装神弄鬼糊弄人混口饭吃,他的身后是三个道童还有那天买花的婆婆。

“公子,据这位老人家说你家有些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我来看下,还请事后公子不必感谢我。”

他不喜欢这个骗吃骗喝的神汉,于是很不耐烦地哄张老道走。张老道没听他的话,反而大摇大摆地走进了他的院子,并且在卖花婆婆的指引下走进他的卧室。

“公子,不要被这画中的妖怪迷了心窍。老生也是为你好。”卖花的婆婆很诚恳地说。

“公子室内阴沉,一定有妖物作祟,这妖物就是这幅画,这画中的女子是个千年的狐狸精,出来蛊惑人心,吸取阳气的。”张老道大喊,“童儿,快快把这幅画揭了去,我要做法烧掉这妖物。”

几个道童去他的卧室揭了画,他不知道从哪里涌出一股怒气,大喝:“住手!我骆枫清清白白,室内哪会有什么妖物,怕是道长看错了。”然后上前推开了揭画的道童。

“怕是骆施主受这妖物蛊惑的时间长了,中了妖毒。清风,明月,快将施主拉住,我今天一定要将这妖物伏法。”

两个强壮的道童拉住了他,他挣扎,怒吼,无奈自己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怎么都挣脱不开道童的束缚。

画被揭下,淋上了狗血,下面堆上了柴薪,张老道围着画念念有词。他看见那幅画被老道如此糟蹋,心里疼得快要流血,不停地怒吼着:“你们住手!你们住手!”张老道却没有停下动作,反而举起火把,往那幅画的方向移动。

他的心里开始绝望,他阻止不了他们的动作,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幅画灰飞烟灭,他的嘴里有咸咸的味道,是自己的泪水。

“道长住手!”熟悉的声音传进他的耳朵,他转头,那袭粉衣再次映入了他的眼帘,烈日炎炎下,她的美丽更加逼真。

其他人都震惊了,难道这画中的妖物从画上走了出来?老道低头看看,那画上的女子依旧。

女子慢慢走近张老道,在离他很近的地方停下,“道长,我是妖怪吗?”声音如新燕出谷,乳燕归巢,她的手也顺势抓住了老道手里的火把。

张老道突然感觉手臂像雷击一样,整个都麻了,再看那女子,气吐如兰,镇定自若。他正要说话,却突然发现女子眼中闪动着红光,晃得他眼睛疼。

“你,你.....”老道吓得屁滚尿流,连滚带爬地跑掉了。

她拾起柴薪上的画,看见上面斑驳的狗血污了画中女子的衣裙和容颜,她有点恨得牙根痒痒。

“公子,桃花明日来还这幅画,保证把这幅画打理干净。这群臭牛鼻子道士,毁了一个漂亮的女子。”

说完,对他莞尔一笑,转身要走。在一旁发呆的他突然拦住了她的去路,“姑娘,告诉我,这画,还有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是人是妖?”

她的笑容僵在脸上,“你觉得有我这么漂亮的妖怪吗?”

“姑娘,你到底是谁,我们之间到底怎么回事?”

“我是桃花。”些许的悲伤从桃花的口中流泻出来。

“桃花,桃花,桃花.....”他默念着,觉得这个名字越来越熟悉,可就是什么也想不起来,随之而来的是头部剧烈的疼痛,越是回忆越是痛。

“别回忆了,凡人是解不开孟婆汤的封印的,我来将一切告诉你,五百年前.....”

(四)

五百年前。

桃花仙子奉王母之命下界绽放人间的桃花,王母要求其三日内复命,桃花仙子领命下界。

到达一个叫落花坡的地方,桃花仙子素手一扬,那些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刹那间都将含羞的花瓣舒展开来。那里的景色真是美不胜收,漫山遍野的桃花绽放,风一吹,还会落下些许的花瓣,带着一缕香风,一丝清雅,看惯天界奢华的桃花仙子也不禁沉醉其中。

信步穿越在林间小道上,桃花仙子面带微笑地欣赏着眼前的一切。一抹雪亮的光闪过她的眼角,她的视线随着这抹光移去,只见一袭白衣的他在林中舞剑。剑光在落花中穿梭,在空气中留下一道道转瞬即逝的白光,他的白衣也随着他的动作舞动,舞出华美的姿势,如同翩跹展翅的凤凰。仅仅是背影,却让一直心如止水的桃花仙子怦然心动。终于他转身,映入她眼中的,是一张翩若惊鸿的脸。

长发散落在白衣上,只用一条白色雪段松松地束在脑后,刀削一般的眉斜飞入发,高高的鼻梁,寒星一般的眸子,薄唇轻抿,有着好看的弧度。

他的视线正对上他的,两人之间没有言语,只有萧萧而下的落花。

还是她先低下了头,然后两抹绯红就浮在了她的脸上,心里如同小鹿乱撞,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她说不出,是羞怯和心动掺杂在一起的。

“小女子只是恰巧路过,不想惊扰了公子练剑。”她的声音小得仿佛只有自己可以听到。

“哦,刀剑无情,唯恐伤到姑娘。”他笑笑对她说,那样的声音,让她感觉到身边的桃花源源不断地盛开。

他转身继续舞剑,只是离她站的地方远了一些。她就那么定在原地看着他,从暮色四合到星光流转。

他提着剑准备回去的时候,她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拦住了他的去路,然后走近他身旁,踮起脚尖,在他的耳边说:“公子,我叫桃花,桃花的桃,桃花的花......”然后匆匆离去,带来一缕香风。

“桃花.,桃花......”他在原地默念着他的名字,然后笑笑走开。

此后的今天,她每天都来看他舞剑,目光交错的时候,两个人都会笑笑。他的每个动作他都记得清清楚楚,看不到他的时候,她会用桃花枝幻化成剑,练习他练过的每一个动作。

一日,她又来看他舞剑。他转头看见桃花树下的她,些许的花瓣落在她的头发上,微风舞动她粉色的衣衫,她站在那里,好似一幅画,让人不忍心打破其中的平静。

他大胆地提出一个要求,要求为她做一幅画,她答应了。他一笔一划都格外细心,生怕哪一笔错了,便将整个美丽打破。那幅画画好后,他送给了她,她接过,触碰到他修长的手指,脸红地走开。

她觉得,看他舞剑的日子是她最快乐的日子。可是快乐的日子总是短暂,因为迷恋他,她没有盛放人间所有的桃花,她在人间停留的日子已经超过了三日。直到百花仙子来告知她王母让她速速回去,她才意识到和他可能要永远分开。

那是她最后一次来看他舞剑,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依旧是相视微笑,只是他看不出来,她的笑容带上了些许的苦涩。临走的时候,她的眼角有眼泪,她知道,神仙和凡人是没有结果的,她甚至不知道他的名字,却对他有最深的挂念。

王母对她没有完成王命并且归来时间推迟有些愠怒,但是没有严厉斥责她,因为她是王母最疼爱的一个仙子,王母不忍,而是私下询问她为何迟归并且没有完成任务。

她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他的影子,他的笑,他的每一个动作,他翩翩起舞的白衣,思念立刻铁马冰河般地涌来。她对王母说了实话,她说她爱上了一个不知道名字的舞剑少年。

“众生皆爱,何止一人。桃花,你有仙体,不受六道轮回之苦,何必贪恋凡夫俗子的感情,坠入万劫不复。”王母劝她,也摆明了其中的利害关系。但是她的心里似乎完全被他占据,她的脑海里却浮现出“只羡鸳鸯不羡仙”七个字。王母已经猜透了她的心思,摇摇手,让她去面壁思过三个月,她接受,来到了天界最边缘的地方——断思涯。

期间,很多仙子来过,劝她认真修行,不要贪恋人世间的情爱。她笑着送走他们,内心依旧是他的影子。无聊的时候,她会打开他送她的画,想着此刻的他在做什么。

她的突然消失让他有些诧异,他依旧在那里练剑,一天两天三天......许多天过去了,依旧没有她的影子。他想起她的笑,明亮而又直指人心,让他的心微微颤动,他多次想过,这绝色的少女到底是谁家的姑娘。然后开始自嘲,是自己想多了,那样的佳人,怎能看上他这样的浪子,只是图个新鲜罢了,不然,怎么就几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呢?他提着剑,离开了落花坡,心里悄悄地说:再见。不知道是对那漫山遍野的桃花说,还是对那个叫桃花的姑娘说。

(五)

三个月的时间弹指而过,王母问她可愿回头。如果愿意的话,她依旧是桃花仙子,王母依旧会疼爱她,过去的事情既往不咎。但是,时间更坚定了她要和他在一起的信念。

她告诉王母“只羡鸳鸯不羡仙”,桃花愿意去人间,哪怕忍受轮回之苦,拥有的只是肉体凡胎。

王母终究还是疼爱她,罚她在人间五百年,但是却没有剔除她的神仙骨,如果五百年后她依旧执迷不悟,那么只能和所有人一样陷入六道轮回。

从天上下落到人间的时候,她袖筒里的画突然掉落。她急速去追,却没有追到,不知道那幅画掉落在了哪里。有时候,她想,他们的结局会不会就和这幅画一样,最终飘摇不定。她笑了笑,也许这都是天意。

她再一次去了落花坡,去了那个他常舞剑的地方,可是整整等了一个月也没有寻到他的身影。人间已经初夏了,桃花落了一地,一地的残香让她怅然若失。她想他到底去了哪里,难道真如王母所说世间男儿很无情,他们之间终究还是没有结果?

她不甘心,她为了她被罚下界五百年,她一定要找到他,然后告诉他,她喜欢他。

她去寻他,寻了整整三年才找到他。可是他的身边多了一位佳人,很贤惠很安静地站在他旁边,陪着他看日出看日落,看他舞剑,为他殷勤地擦汗。他会对着佳人笑,笑起来的样子很好看,就如同他们在落花坡相视而笑的样子。

看着他笑,她也笑,轻而易举地笑出了眼泪,然后在她粉色的裙裾边摔得粉碎。

“萧冷,世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佳人轻笑,然后挎着他的臂膀走了。

萧冷,原来他叫萧冷,她突然觉得自己多么可笑,和他处了这么长时间,居然不知道他的名字,而且还爱上了他。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她笑自己的傻,笑自己的痴,笑自己爱上一个记不住自己名字的男人。

这时,王母出现,问她愿不愿意回到天界,她本想答应,可是脑海里的那些事情让她断然拒绝了王母的好意。她说,是因为这三个月的时间她不在,所以才有了让他移情别恋的机会,既然这一世他没有选择她,那么下一世,她一定不会错过他。此刻的她,倔强地像个不懂事的孩子。

“世间男儿多薄情,桃花,你这又是何苦呢?”王母临走的时候对她说,语气里带着惋惜。

她没有再找他,只是会在暗地里默默注视他。两个月后,他和那位佳人主持了婚礼,她的眼泪就掉落在他们牵手走过的红地毯上。

她就这么默默地看着他,一直看着他垂垂老去,身边的佳人也人老珠黄,她觉得他知道他的一切。

可是有一点,她不知道,但是那个陪了他一辈子的人知道,有的时候,他会在夜半的时候喊一个名字:桃花。

他老去的那一天,她哭了,她心里默默地说:“下一世,一定不要错过。”在他的坟前,她放下一支桃花,然后说:“萧冷,我叫桃花,桃花的桃,桃花的花......”

(六)

回忆的复苏让他的脑海变得清晰,他的眼泪流下来,眼前的这个女子,居然等了他好几百年。

“桃花,桃花......”他叫着她的名字,然后两人相拥而泣。

她拥着他,然后说:“这一世,我不会再错过,骆枫。”她知道他的名字,她不想还像上次那样,爱上一个不知道名字的男人。

那幅画再一次挂在了他的卧室,上面的狗血消失得干干净净。她轻轻地吹一口香风,那些狗血就消失了。上面的女子依旧倾国倾城,鬓间插着一支桃花。

他问她,为什么那次要了人家的花却没有付钱。

她说,那支花不是她买的,是她的精魄所买。她曾经在那幅画上赋予她一半的精魄,只要展开画轴,画中的“她”就可以看到这个世间,也可以寻找他。现在,她收回了画中的那一半精魄,她是一个完整的女子。

他从背后抱着她,告诉她,这一世,他真的不会错过。

她笑着,觉得抓住了全世界的幸福。

每天,他依旧苦读,他说,他一定要考取状元,然后让她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补偿她几百年的等待。他要让她过上最幸福的生活。

她笑笑,说只要和他在一起,粗茶淡饭也是最幸福的生活,即使他考取不了任何功名。

她没有意识到,这一次的快乐又是短暂的。

放榜的日子到了,他真的考取了状元,听到这个消息,她喜极而泣,想象着骑高头大马的他来娶她时的幸福场景。

他回来了,高头大马,身披红绸,却不是来娶她,而是娶了当朝的公主,皇帝赐婚,金玉良缘。人们为他欢呼着,高叫着,都说他是个有福气的人,刚当上状元,就又攀高枝,当了驸马。

看着他招摇地从大街上走过,人群中的她伤心如同灭顶。她冲出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骆枫,你是被逼的是不是,你是被逼做皇帝的女婿是不是?”都到了这个时候,她还在自欺欺人,眼泪再也掩饰不住。

“没有人逼我,我自愿娶公主。明霞公主温婉可人,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妻子。”他平静地说出这些话,眼神却傲慢地看着她。

“你不是说要一辈子对我好吗?”她开始泣不成声。

“夫君,怎么了?”公主掀开了轿帘。

“没事,遇到一个故人。”

“桃花,我们都是过去了,不过我会好好补偿你的。”说完,他边骑马从她身边经过,荡起一阵灰尘。

她站在原地,终于醒悟,王母说得对,世间男儿多薄情,她真的不该为这个男人继续等待和付出了,上一世没有结果,这一世依旧没有。

王母再次出现,问她是否愿意返回天庭,因为五百年的时间马上要到了。她才意识到,她已经整整等了他五百年,五百年依旧等不到他的真情。她本想剔除这一身的仙骨跟他厮守一生,原来只是奢望。

她对王母点头,表示愿意回到天庭。

王母微笑,赐她仙丹一粒,她又可以飞升上天了。

离开人界的时候,王母问她这五百年的收获是什么,她平静地说:“众生皆爱,何止一人。”这就是神仙所谓的大爱。

(七)

他想,他能为她做的只有这些了吧,有些事情是她永远也不知道的。

他考取了状元,真的想马上把她娶过门给她所有的幸福,他准备了婚礼要用的所有的东西,然后想着凤冠霞帔下的她是什么样子。

一道白光闪过,眼前是一个雍容端庄的富人,身边还跟随着四个绝色的少女。

他心知不是凡人,便向前施礼。

“你就是骆枫。”妇人开口,语气温和。

“是的,夫人您是?”

“不必知道我是谁,我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娶了桃花。桃花仙子的名字将会被仙界除去,她的仙骨也会被剔除,将受轮回之苦,然后再想做神仙,实在太难了。因为你,她被罚下界五百年,五百年的时间将到,如果她不能返回天庭,做神仙的机会就很渺茫了。如果你爱桃花,就应该让她活得更好。即使你娶了她,也只能给她一世的快乐,可是下世,下下世呢?”

他没有了言语,桃花已经为她付出太多,他能给的幸福只有这一世,短短不过百年,而桃花要付出的却是神仙的资格。他叹了口气,“我不会娶桃花了。”说完这句话,他的眼角滚动着眼泪。

“我会给你安排一段好的姻缘。”说完,妇人消失了,而他一直在原地呆立着。第二天,皇帝就召他上殿,把明霞公主指给了他。明霞公主的温柔和美丽是出名的,很多管家子弟挤破了头皮都不曾娶到,很多人说,他的运气实在太好了。只有他自己知道,真正留在他心中的那个人是桃花,桃花的桃,桃花的花.....

也许第一世是因为他们相处的时间太短,他没有爱上他,可是这一世,他真的爱上了她,他不想错过,只是这些话他永远只能对自己说。

和公主举行婚礼的那天,宫里的桃花全部落了,每一片花瓣上都有晶莹的露水,阳光照上去,仿佛人的眼泪一样晶莹透明.....他小心翼翼地走着,生怕踩到了桃花瓣,因为他感觉每一片桃花瓣都是她的心,而他所做的一切,就是在她的心上来回践踏,硬是踏碎了她的心......

(八)

转眼百年已过。

仙乐飘飘,香气环绕,天庭一派安详的景色。

“文曲星,你终于功德圆满回来了。”玉帝的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凌霄殿上,他站着,坦然地面对着一切。

“你和桃花仙子的一切都已经结束,重新开始你们仙界的修炼吧。人世间的情爱不过是过眼云烟,文曲星,你知道吗?”

“小神知道。”

“众生皆爱,何止一人。爱要包罗万象,千万不要为了一时的意乱情迷而毁了自身的道行。”

“小神受教,以后一定专心修炼。”他说。

“退下吧!”玉帝遣散了众仙,他也回到了自己修仙的地方。

天庭的桃花也开了,淡淡的香气飘进他的鼻子。他想起在天庭的桃花林遇到她,她在林间飞翔穿越,粉色的衣服随风飘扬。看到他,她愣了一下,然后对他微笑。此后,他们会经常遇到,他知道,自己和她都动了凡心,迟早要出事的。但就是忍不住想要见到她,事情终于被玉帝王母发现,于是封锁了她和他的记忆,并且贬他下界忍受六百年的轮回之苦。

没想到这样,她还是遇到了他,并且爱上了他,而他们还是错过了三世。

缘分是天定,即使是神仙的他也无力改变,他对她,不是不爱,而是太爱,所以才让她痛苦地离开他。

原来男女之间的爱情对于神仙来说真的伤人又伤己,神仙能拥有的,是一种大爱,就如同玉帝和王母都曾说过的八个字:众生皆爱,何止一人。


责任编辑:jianshu

最火资讯

蚂蚁新闻独家出品

声明:本网信息旨在传播正能量,所有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仅学习交流,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