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新闻网-最新头条娱乐财经新闻资讯报道,国内国际新闻一网打尽

热门关键词:

自杀于一酒吧门口

来源:未知 作者:jianshu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1-16
摘要:酒吧里柔软的灯光洒落在曾经的脸庞上,周围一首hush的《第三人称》环绕耳边,这种低迷的旋律恰好应景,此刻的她已醉意浓浓,脸颊微微泛红。她并不是因为失恋而在酒吧里借酒消愁,而只是因为琐事而无休止的把自己推入困境,她以为酒能麻痹操控人性善良的那根

酒吧里柔软的灯光洒落在曾经的脸庞上,周围一首hush的《第三人称》环绕耳边,这种低迷的旋律恰好应景,此刻的她已醉意浓浓,脸颊微微泛红。她并不是因为失恋而在酒吧里借酒消愁,而只是因为琐事而无休止的把自己推入困境,她以为酒能麻痹操控人性善良的那根神经,她觉得醉了后的自己可以卸下面具,可以不再伪装。借着酒劲能说出压抑已久的话,能在午夜的聚光灯下尽情手舞足蹈,能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

因此,她嗜酒成性,孤独成瘾。

“一个女孩在外面烂醉如泥不太好吧。”曾经扭头看着这个与她搭讪的男子,她上下打量了一番,整洁的衬衫,牛仔裤,手指细长,并且笑起来让人温暖,像初生的太阳,温煦舒适,不像是情场里的老手,一看便知道是个质朴的少年。她无法抵抗住这种由内而外散发出的温暖,但曾经故作高冷并未理会他,只是沉默着转过头大饮了一口酒。

“别误会,我没有要搭讪你的意思,只是想提醒你,你一个女孩儿,单独在外面喝酒不安全。”曾经很抗拒这种教育式的说话方式,但她又总是不按常理出牌。少年话音刚落且要转身离开时,曾经立即开口。

“我叫曾经,你呢?”

“我叫余生,剩余的余,人生的生。”

他们一同离开了酒吧,来到了寂静的公园,他们坐在了一条长椅上,聊起天来。夜间的风有些刺骨,吹的人直打哆嗦,余生脱下外套披在曾经的肩上,曾经对于这种陌生人的关心,稍微有些应接不暇。她是那种说话有时极其伤人且直击别人软肋的女孩儿,所以她瞥了他一眼,用挑衅的口吻问他。

“你对所有女孩儿都这样吗?我们现在认识不到三个小时,你就可以为一个陌生女孩儿披上外套了吗?”

余生并未作答,只是笑了笑。

他们一聊便是一整夜。两人才得知,他们在同一所高中,他们聊人生,聊感悟,从昨日聊到今朝。曾经的内心时而跳跃时而平静,她始终认为再次遇到三观如此相似的人的可能性是几乎为零的,但如今她面前这个温暖如光的少年与她那么契合。她惧怕这种与陌生人突如其来的契合,每一句话都像是剧本里的台词,上演着接下来该发生的故事情节,因此曾经在这段漫长的聊天对话中很多次不做声,但也并未影响他们的聊天过程。

㈡

因为在同一所高中的缘故,他们时常见面。他们翘课一同去喝酒唱歌,一同黄昏散步,一同谈人生 谈梦想。一日三餐,余生都陪在曾经的身旁。

一日深夜里,曾经因淋雨而感冒,半夜高烧不退,家中也无人照料,余生得知后半夜跑了三条街买了退烧药,送到了曾经家的楼下,曾经听见门铃声后走到门前开了门,看到余生提着药送到她家时,她什么话也没说。余生给她喂药,她一头扑进余生的怀里,像一只可怜无助的流浪猫,眼泪缓缓流出了眼眶。

你为什么对我那么好?

因为我喜欢你。

自此以后,他们没有向对方说过要在一起的话,但莫名之中在学校里成为了一对被受瞩目的“情侣”,虽然所有人都感到诧异,但他们并未理会,关系浓淡相宜,彼此爱得深沉且静谧。他们每次晚自习后都以拥抱作别,即使每天都在一起也会觉得时间太少,也许这就是爱情,即使每天都能见面,也会很想念对方。

高考将至,他们牵着手在校园的跑道散步。黄昏总有一种让人窒息沉醉的美,所有的宁静与时光的凝固好像都会发生在黄昏时刻。突然曾经在跑道上奔跑起来,跑到一个高台上去,口中大喊着“啊……!我一定要离开这里!”余生快速跑上前,将她一把拥入怀里,曾经把头埋在余生的胸前,她问他。如果我高考失误了,而你却能出省了,你会出去吗?

不会,我一定会为你留下来。余生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非常果断,没有任何犹豫。

她又继续追问“为什么?”

“你对我很重要,我不想成为你生命中的过客,更不想成为往日,我要成为你永远的今朝。”

听了此话,曾经心里有些波澜,她渴望被爱,渴望付出,渴望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恰好,眼前这个俊郎阳光的少年满足了她内心的渴望,她爱他。

高考结束了,曾经独自坐在家中窗台上听歌,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她接到余生的电话,电话里头一言不发,并且夹杂着极小的泣涕声,她追问余生发生了什么?

他迟疑着断断续续地说“我……我落榜了”,曾经在电话里头沉默了半晌,挂断电话后。曾经查询了成绩,她心中一片喜悦,她一直内心渴望能够出省,能离开这个带给了她无数伤痛回忆的悲凉之地,现在,她可以出省了,她内心十分雀跃。要填写高考志愿了,余生打了一通电话给曾经,他问她是不是要出省,她十分坚定却毫不犹豫地回答是的,一定。余生在电话里头,呐喊,哭泣,歇斯底里地哀求曾经“别出去了,留下来,好不好?别离开我,我求你了。别走。”而曾经在三年前早已确定了出省读大学的念头,她从未改变过这种念头,她有她的梦想,她说她一定要走,谁要无法阻拦她。持续了三天三夜,直到高考志愿确定落实,余生都一直在恳求她,而曾经却没有丝毫改变的想法,越是逼她,她越是要逃离。

㈢

曾经被录到了省外的一所大学,在她临行前一天,他们见了面,一起去到了学校,他们的青春岁月全都留给了这所学校,穿着校服谈恋爱的过程真的是让人极度羡慕的,清晨一起走进校园,午后一起共进午餐,休憩时一起背书,晚上一起回家。

余生拉着曾经的手,他们互相哭泣着,他对曾经说“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我真的很担心你这个笨蛋,什么都不会做,生病也不去看,饿了就吃泡面,你要让我怎么省心啊,我叫你别报外面的学校,你非要报,现在我也没办法照顾你了……”曾经的眼泪大滴大滴的涌出眼眶,她后悔了,此时此刻她真的后悔了,她不想离开他,她才意识到自己没了余生根本无法活下去,她依赖余生,并且她爱他。但事已至此,无法再挽回剩下的局面,只有接受。

他们那天晚上没有回家,找了间酒店,他们在酒店里缠绵的吻在了一起,曾经把第一次献给了余生,他们流着眼泪疯狂的接吻,余生像野兽一样用力的抱着曾经,他想把她占为己有,他想用一辈子的力气去抱着这个女孩儿,他们翻云覆雨了一整夜。第二天清晨,余生拥着曾经醒来,曾经对余生说:

“人生太短了,我的余生只够爱一个人,我这辈子注定是爱你的。”

余生沉默着,几滴眼泪划过脸颊。

曾经要离开了,她拖上行李,带着余生所有的爱意启程了,她在火车上一直哭,此刻,她觉得自己如此笨拙,她没有任何机会去回击自己的选择。火车上,周围的人都非常困惑这个女孩为何独自从起点哭到了终点,眼睛红肿,鼻子酸涩,哭的时间长了,卧铺的枕头已经湿尽了,曾经的头爆裂的疼痛,她使劲敲自己的脑袋,根本无济于事。到站了,她拖着厚重的行李,步履蹒跚地去找学校,每走一步她都觉得自己将昏死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她的生活跌入了低谷,她深刻感受到了远离爱人的痛苦,她没有交到很好的朋友,因为她的心变得冷漠而封闭,她不想结交任何人,她只想上帝能够给她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她要回到余生的身边。

曾经打通了余生的电话,她向他哭诉着所有一切关于与他分离后的难过与苦楚,而余生一直在劝慰着曾经,他只是不断重复地告诉她“这是你自己的选择,我哀求过你的。现在我们只能一起努力,你一定要坚持下去,慢慢的就好了。”余生无法得知曾经的悔恨,她的心就像被刀子一刀一刀的划过,她内心不断的回复着没有你,我怎么会好。她常发消息给余生,而余生忙的不可开交,他已经很好的融入了大学生活,每天忙于各种比赛,各种社团活动,而曾经却陷于这种异地的痛苦里,无法自拔。她变得抑郁,沉默,寡言,她不参加任何活动,甚至连课都不去上,被记了很多次缺席旷课。以前是他离不开她,现在却成了她无法离开他。

三个月过去了,他们很少联系,也不像从前一样狂热,只是偶尔聊上几句,都是余生向曾经展示着他的大学生活,并希望曾经也能投入到大学生活里。直到有一天,曾经在电话里听着余生说我参加演讲比赛了,我参加校园歌手比赛了,我们社团做活动了……曾经才意识到自己真的与余生分为两条轨道了,而她想做最后的挣扎,她对余生说“你带我离开这里吧。现在的我精神贫瘠,我没办法在这里继续生活,没你在我身边,我的整个世界都是阴霾,我什么也不想做,我的生活受到了阻碍。”

“曾经,我们必须一起努力啊,你不能这样再颓废下去了,你到底要我怎样啊?”

“退学可以吗?到你的城市找你。”

“曾经,你清醒一点好不好,为了未来你就不愿意付出一点代价吗?异地又怎么样呢?你就不能坚强点吗?你能不能别为我活,你这样下去又有什么意思呢?”

曾经挂断了电话,她感受到了余生在电话那头爆裂的情绪,她惧怕余生终有一天会离开她,而如今她什么办法也没有,只有每天堕落,再次沉迷于喝酒。

㈣

曾经极度后悔自己当初的决绝,后悔没有听余生的劝告,才造就了现在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她是离不开余生的,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余生给她寄信。

亲爱的曾经,

       我很想你。我知道你现在过得并不好,每天情绪低落,并且是如此的思念我。你的挣扎 痛苦 抑郁都是你给自己的,我从来没有要强加给你,我知道你很爱我,可这份爱变得如此沉重,如此不堪,我每天活在一种病态的爱意里,你无法得知这种痛苦与煎熬,我从未想过放弃你,因为我们还有未来。我只有马不停蹄地奔跑,用尽任何一种方法去努力。我想成为一个优秀的人。

      从前的我像现在的你一样,每天陷入抑郁与悲痛的情绪里,所以我爱上了从前的你,我感同身受着你的苦楚,我了解你的感受。我每天抽烟喝酒,我认为这是唯一且仅有的办法去忘记悲痛,可是这只是一种为了逃避现实安慰自己的说辞。酒吧里的相遇并非偶然,我第一次见你是在学校的湖边,你躺在草地上,任由阳光轻扫你的脸庞,你手中拿着一根点燃的香烟,你并没有抽,只是拿着。看火光点点的燃尽。从前,我认为你是一朵棘手的玫瑰,身上长满了刺,让人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而我就看到了这个女孩温暖的一面,她会给捡垃圾的老人提垃圾,会给无家可归的孩子买食物……然而,只有我看见了。

       所有的人都在对她议论非非,说她是私生女,没有人愿意理会她,说她手中挥霍的钱都是母亲傍大款得来的,而她从未作过解释,默默承受着一切,她以为我并不知道她的故事才会爱上她。相反,正因为这种神秘吸引着我靠近这个女孩儿,外表毫不顾忌,对任何事都总不屑一顾,谁又会知道她的内心脆弱得连一粒散沙都无法装住,内心的裂痕想要用酒精来填补根本是无济于事的。我想保护这个女孩儿,所以我每天都跟着她,她常常旷课跑去酒吧里喝酒,又醉熏熏地跑到深夜的路灯下跳舞,哭泣。或是夜不归宿,喝一整夜。我一直没有勇气上前叫醒一个装睡的女孩儿,直到那天我鼓起勇气和她搭讪,一切并不是偶然。我以为自己就是深渊,根本不能试图拉起她,而事实是她把我从父母离异的悲痛里拉起,而她就是我的曾经。

     曾经,我爱你。

㈤

而这封信压在了一个盒子的最底层,盒子里装的,是高三一整年考过的所有试卷,每张试卷上都写过“我爱你,曾经。”

而曾经并未收到余生的信,他们之间再无联系,余生发了疯一样的找曾经,他开始疯狂的寻找曾经的下落,他去了她的城市,一边打工一边找她,因此长期缺席旷课而被学校劝退了。在退学时,他一点也没有犹豫,他要去找到他爱的这个女孩儿。他去了曾经的学校,向她的同学老师询问曾经的去向,所有的人都不知道,学校里只是说当时是一个女人来帮她办的退学手续。而从曾经的同学口中得知了一些不好的言论,只是大多数人说她傍大款被包养了,因为有人看到过她上了高档车,还多次出入有钱人的别墅区。余生坚决地否定了这种结论,他是不相信的,他爱的人怎么可能是这样。

他就这样在这陌生的城市找了曾经整整两年年,寻找曾经的这期间,没有任何人知道他受过的苦,只有高中学历的他在大城市里生存只能做苦力活,他去餐馆里抬盘子,去当快递员,去大公司里打杂。挣来的微薄收入只能缴纳房租和平常的生活开支,其余时间都在打听有关曾经的消息。

直到有一天,余生送快递到别墅区里,他看到一个女孩儿与一个男人走进一幢三层楼的别墅里。

他内心如刀割般绞痛,那个女孩儿就是他心心念念要找的曾经,他连续几日去了那儿,他要仔仔细细的确认那是他的爱人。他并未见她,甚至没有与她说上一句话,只是买了回到南方的单程机票,离开了这座城市。

三年过去了,余生接到了一通电话,电话里的女孩儿亢奋激动却抽泣了半天。

“喂,余生吗?”

“恩,你是?”

“我是曾经,我是你的曾经啊。”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后,笑道。

“转眼都五年了,你还记得我这个人也真是难得,怎么?富裕日子过得不好了?被新欢赶出来了?想来找我这个旧爱了?”

“不是的,余生,我回来了,我想见你。我在学校的石桌等你。”

她去到了学校,一眼便看到了余生,只是他变了些许,成熟了很多,西装革履,头发被发胶抹得往上撅起,但依旧是如此秀气的帅男孩。她双腿微微发抖,走到他的身前,没有说任何话,只是一把抱住了余生。余生推开了她,扬起嘴角微笑着用不屑的口吻对她说“别那么热情嘛,你可是有夫之妇。”

曾经顿时被口水噎住了,她不知道她眼前这个说要做她“永远的今朝”的男孩为何会这样说,也不明白他为什么都没有向她询问发生了什么,这些年她可是一直在努力,为了他们曾经许下的诺言。曾经的脸一直僵硬着,她怎么也笑不起来。

余生没有再说下去了,只是拿出一张结婚的请柬,递给了在曾经,她缓缓打开了请柬。请柬上写着

“特邀曾经女士全福于2015年6月8日来参加余生先生与陈熙小姐的婚礼”。

曾经的泪珠滚滚而落,她无法抑制住她爱了那么多年的人,为之努力的人现在即将成为别人的“余生”了。余生不屑一顾的笑道“你哭什么,舍不得我娶别人啊,你都做了有钱人的老婆了,不用做任何努力钱就滚滚而来了,你别这样,我可担不起。”

曾经擦干眼泪从石桌的座位上吃力地站了起来,冷语道“那是我妈妈的男人。”转身一瘸一拐地走了。

余生看着曾经的背影,心里寒颤着“五年了,难道什么都不愿意解释吗,你怎么一点也没变,永远都是什么也不说的转身离去,上大学的时候你坚持离开,现在呢,也坚持离开吗?”

㈥

一则新闻报道在电视台播出“一曾姓女子于2015年6月8日在一酒吧门口自杀身亡,遗体旁留有一张字条'你说过的,我是你永远的今朝,如今,你成了别人的余生',我只好做你的前半生了,闭上眼,我就能实现了。”

㈦

回到五年前,曾经急切着在去邮局拿信的路上,一辆宝马轿车呼啸而过,她被撞的腾空而起,她躺在那冰冷的马路上一动不动。被车主送到医院抢救,而她再也无法走路了,她的腿没有了知觉,她当她醒来看见自己的腿时,她撕裂疯狂的呐喊着,那位车主全额支付了巨大的治疗费与赔偿费,曾经的下半生可能要坐在轮椅上度过。

宝马车主得知曾经的父亲已去世,而母亲早已不知去向,只是银行卡里总是有固定的汇款,曾经认为这是母亲亏欠她而寄给她的闲钱罢了,她早就不知道母亲的去向,大概是随便找了个人嫁了吧。宝马车主是个善良的大叔,大约年过50,了解情况后大叔很同情曾经,对曾经也歉意倍增。

一日清晨,一个身材苗条的妇女穿戴华丽,扭动着腰身走进曾经的病房,手机还提着一篮新鲜的水果,刚走到病房内,水果篮垂直掉到了地上,发出一声巨响,水果散落了一地。曾经的眼里充满了惊吓与恐吓,而那个妇女也是同曾经作出相同的表情。妇女大步走上前去。

“曾经,怎么会是你,怎么会变成这样,都怪妈妈,妈妈对不起你。”

曾经异常的平静,并没有说过多的话,只是冷笑一声后转过了头。她厌恨这个抛弃了她的女人。妇女邋遢着哭花了妆的脸去伸手抱曾经,被曾经用手一把拽开,大吼道“滚!你现在来做什么?是来看我有没有死吗!?你都不要我了,你现在又是什么意思?你还真厉害,逃到北方来,心里盘算着直接把我甩掉吧,可惜你了,现在我们又见面了。”

妇女一直哭泣,对曾经说“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我一直汇钱给你的,我没有不要你。”

“钱?你觉得我需要的是钱吗?好啊,你现在拿钱买一双腿来给我啊,你去啊!”

妇女没有再说话,她低头把水果捡了起来,削好一个苹果后递给曾经,曾经把苹果扔到了垃圾桶里。

此后的每一天,妇女都去亲自照顾曾经,而曾经从未领情,兜兜转转几个月过去了,宝马车主知道了一切,他提出把曾经接回家里去住,妇女还一直担心现任的这个丈夫会因此而和她大闹一场,没想到会如此坦然的接受了这个现任妻子与前夫遗留下来的女儿曾经。妇女问他“你为什么会同意把我的女儿接回家呢?我一直担心你会生气,所以没和你说。”

“几个月了,你天天做那么丰盛的饭菜送来医院,一定有蹊跷吧,要不是我和你促膝长谈让你解开这多年的心结,你怕是不打算告诉我了哟。”妇女露出了喜悦的微笑,男子又继续说“再说了,你那么宽容大度的接受了我和前任的儿子,并且带他像亲生儿子一样,我怎么就不能接受你的女儿呢。可怜的是,这个孩子一个人在外面吃了那么多苦,如今,双腿也被我开车撞成这样了,我实在是对不住她啊。你放心,我会给她找最好的医生的,无论如何,我都得让她重新站起来。”

经过妇女的经心照顾,曾经那冰冷的心终究是被软化了,她同意了让眼前的这个母亲来偿还之前所有的愧疚。她仍然是很爱她的母亲的,这些年,她虽然恨她,但是无一日不思念她。

一切来得如此波折,使曾经有些许应接不暇。她辍学了,没有完成学业,她没有勇气去学校接受其他人的异样眼光与指指点点。她非常的思念余生,她很爱他,但她不敢拨通那个熟悉的号码,这样不完美的她,要怎么去配得上余生呢。在五年的医治下,她的双腿有了好转,并且已经恢复了独自行走的能力。她拼命努力的练习,只是为了能把自己变得和从前一样,她才能够回去找余生。

㈧

又一则新闻报道播出“一余姓男子自杀于一酒吧门口。”

责任编辑:jianshu

上一篇:千面

下一篇:危险的前男友

最火资讯

蚂蚁新闻独家出品

声明:本网信息旨在传播正能量,所有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仅学习交流,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