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新闻网-最新头条娱乐财经新闻资讯报道,国内国际新闻一网打尽

热门关键词:

危险的前男友

来源:未知 作者:jianshu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1-16
摘要:周五晚上,沈娅洗完澡,擦头发的时候,听到手机叮地响了一声。 她漫不经心地打开,是微信上一个叫路人甲的人发来的添加好友申请,系统提示来自QQ好友。有了微信之后,沈娅已经两年没用过QQ了,她想不起来这个路人甲是谁,可能是以前的某个朋友吧,她没怎么思

周五晚上,沈娅洗完澡,擦头发的时候,听到手机“叮”地响了一声。

她漫不经心地打开,是微信上一个叫“路人甲”的人发来的添加好友申请,系统提示“来自QQ好友”。有了微信之后,沈娅已经两年没用过QQ了,她想不起来这个路人甲是谁,可能是以前的某个朋友吧,她没怎么思索,顺手就点了通过。

沈娅躺在沙发上敷面膜。一周后是她和陈东明结婚的日子,她已经28岁了,没有年轻女孩吹弹可破的肌肤和满脸的胶原蛋白,只能依靠这些化妆品来维持住所剩无几的青春,她要在婚礼上做个漂亮的新娘。

微信响了,沈娅摸过手机,路人甲的头像上有个小红点,沈娅点开,是一张图片,隐约能看到是个女孩子的照片。沈娅忽然有点心慌,她颤抖着手打开大图,果然!一个眉目清秀的女孩,覆着白纱,纤瘦的身形若隐若现,虽然关键部位都被遮住,但胸部以上却是一大片刺目的白。这不是自己是谁?

沈娅的心一沉,这张照片是五年前在南京拍的,那时她学校放假,到南京去找读研的男朋友李文嘉,他们走在大街上,收到影楼发的传单,她一时心血来潮,缠着文嘉非要去拍这个私人艺术写真。文嘉宠她,周末带着她,照着传单地址,找到了那个“一生有你”的影楼,他们签了保密协议,她记得摄影师是个女的,在她的鼓励下,沈娅脱了衣服,第一次正视自己年轻的身体,从开始的羞涩到后面越来越自如的配合,她拍了很多私密的照片。摄影师找的角度都很好,她看到镜头里的自己,纤瘦、轻盈,带着少女的圣洁和青涩,那些照片拍的艺术但不色情。相册做好后,她的假期也结束了,她依依不舍地离开南京,把相册留给了文嘉,以告慰他们的异地相思之苦。

路人甲,原来是李文嘉!

他们分手已经两年多了,分开后,沈娅换了手机号码,离开了南京,走之前她拿回了自己放在李文嘉那所有的东西,却唯独忘了这本该死的相册。如今,他是要拿这些照片威胁她么?

沈娅想过一千种和前男友重逢的方式,却没料到是眼前这一种。她一个字一个字地回复

“你要干什么”

李文嘉回的很快“我有东西要给你,明天下午三点,维多利亚酒店大堂见。”

面膜早已经干在了脸上,沈娅拿着手机,心乱如麻。

2

沈娅不得不动用全部的智慧来捋清这个事情。

很明显,李文嘉要给的东西,只能是那本相册。

可他要干什么?求复合?不可能,他们分开的这两年,他从来没有试图找过她。恭喜她?更没必要。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在前女友结婚时,赶着给自己找不痛快。

他发了意味不明的照片,又约自己去酒店。唯一的也是最大的可能,就是敲诈!他要占有沈娅,或许还会提出更过分的要求,给他一大笔钱?还是永远做他呼之即来的免费炮友?如果自己不同意,他会怎样,把照片发到网上,造谣生事?还是寄给自己的准老公?那时候她必会颜面扫尽,名节尽毁,不但婚事告吹,周围人的眼什分分钟也能把自己杀死!

沈娅不敢再想,她感觉自己被逼到了悬崖边上,一步不慎,立马粉身碎骨,无法超生。

3

沈娅思来想去,决定告诉男朋友陈东明。

她不能冒着失去婚姻的风险去铤而走险。她在网上、在电视里看了太多这种案例,一时的妥协换来的是无穷无尽的勒索,那些一开始抱着息事宁人态度的女孩,哪个最后不是被逼的走投无路,骗的血本无归?人的贪念是永无止境的,你屈从了一次,就会纵容对方无数次地欺负你。与其一直担惊受怕,不如一开始就横下心,大不了鱼死网破,总好过以后步步受人挟制!

周五晚上十一点半,陈东明接到沈娅电话后,匆匆赶到她的公寓。

他断断续续地听着沈娅讲事情的经过,死死地盯着那张照片,那是他的沈娅,他的女神,他即将成婚的妻子!想到另一个男人曾经看过这具属于他的美丽的胴体,或者可能还有更亲密的接触,他就感觉心里窜起了无名怒火,愤怒地快要爆炸!

他的沈娅是那么温柔、单纯、善解人意,一年前,他们在朋友的聚会时认识,那时他只是人群中不起眼的男人,出身工薪阶层,在当地一家普通的民企做销售,既没有英俊的外表,也没有讨女孩子欢心的幽默感。他甚至很穷,收入一般,父母也指靠不了,他没有足够的钱在这个城市买一栋房子,做他和沈娅的小家。即便如此,沈娅也很少埋怨她。所以他爱她,为了沈娅,他更加努力地工作,竭尽所能地对她好,他做梦都想娶她,想给她一场像样的婚礼,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房子,一个温暖的家。

他不容许任何人染指她,更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她!

陈东明对沈娅说,你放心,明天我去见他,你安心待在家,不要乱跑。

4

周六一整天,沈娅都心神不宁地在家里走来走去。

陈东明已经走了半个小时了,她几次拿出手机,想给他打个电话,又烦躁地扔到沙发上。最后她索性关了手机,看着墙上的表,盯着秒针一圈一圈地走,数着时间,度日如年。

她有点后悔昨晚没有说服东明去报警。东明态度坚决,不让她管这件事,他说自己可以解决,不用惊动警察。这个城市太小,她也担心身边的哪个人在派出所有亲戚,万一报了警,弄的满城风雨怎么办,所以她犹豫了一下,就默认了。

而且,警察来了,李文嘉会不会被抓起来?他会被判刑吗?她不忍想下去,他曾经是她爱了五年的少年,哪怕走到今天这一步,她也在隐隐希望,其实,他并不是那种人。

还有,陈东明会不会有危险?他们会不会打起来,谁会受伤?

沈娅的心被来回撕扯着,她不知道自己究竟更担心谁。或许,她最该担心的,只是自己的相册能不能要回来。

5

陈东明是晚上8点多回来的,他的衣服扯破了,脸上也有伤。沈娅又惊又怕,慌忙上去查看他的伤口,给他找药酒和纱布。她难以想象下午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终于还是打起来了吗?

东明的神情有些疲惫,他摆摆手,阻止了沈娅的忙前忙后。他简单地对沈娅宣告了结果“我们打了一架,他答应以后不再骚扰你,别担心。东西我拿到了。”

说完递给沈娅一个牛皮袋子,里面正是那本相册。

过了一会,他又说,“他擦破了皮,没大碍”

“他”当然指的是李嘉文。

东明的语气轻描淡写,沈娅听不出他的情绪。

她想再问些什么,但终于无法开口。沈娅心里五味杂陈,只能默默地替东明擦拭伤口。

东明走了,沈娅一个人翻看那本相册,三年过去了,相册还是崭新的,沈娅想,李文嘉是没怎么看过,还是过于爱惜呢?照片里是自己年轻美好的身体,绽放着花朵一样的姿态,就像和文嘉在一起的那几年,时光悠长,少年爱侣,彼此情深。那时他们可真好啊,因为年轻,天不怕地不怕,两个人在大雪天爬上古城墙,看着整个南京城被茫茫白雪覆盖,嘻嘻哈哈地学古人吟诗作对,沈娅还记得他们当时念的是刘禹锡的《石头城》“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当年明月犹在,吟诗的人却早已分开;沈娅也记得每个周末,李文嘉都会带她去爬紫荆山,他们在山顶遥遥地看见美龄宫,如同一串绿宝石项链,镶嵌在整个钟山景区。沈娅娇嗔地对文嘉说,你看蒋介石好浪漫,不但在这个城市的大街小巷都栽上宋美龄喜欢的法国梧桐,连人家的爱情信物,都要造成项链的形状,真是以天下为聘,博夫人欢心啊”

那是的文嘉会温柔地亲吻沈娅的额头,他是一个穷学生,没有以天下为媒的能力,他只能去做更多的兼职,用赚来的钱给心爱的女孩买她喜欢吃的零食,做她的骑士,努力陪她走向一个光明的未来。

后来他们是怎么分手的呢?也许是找工作时,他执意要那个需要到国外工作五年的公司,也许是常年的异地恋终于消磨了彼此的耐心和感情,沈娅生气了,也累了,她拦不住文嘉出国的脚步,终于,在又一次的电话争吵后,她给文嘉发了最后一条短信“我走了,分手吧”。

她换了电话,找了新工作。在新的地方,遇到了新的爱人。可往事并不如风,时间真的会彻底改变一个人吗,再见文嘉竟然是这样的方式,他居然企图要挟她,也好,她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恨他,鄙视他,忘了他,她终于可以无牵无挂地去嫁给那个真正对自己好的人了。

沈娅烧了相册,拉黑了路人甲,告别了自己一去不回的青春。

6

一周后,沈娅结婚了。

陈东明是个好丈夫。他每天早出晚归,把工资奖金外快全部都交给沈娅,一心一意想多赚钱给沈娅买房子。他似乎忘记了相册的事情,反而对沈娅比以前更加温柔体贴,他舍不得让沈娅干一点家务活,一有空就给沈娅做好吃的,带沈娅出去玩。他是一个无可指摘的模范丈夫。

沈娅知道自己的幸运。她也在努力做一个贤惠的妻子。她学着做家务,为东明熨衬衫,叠好后仔细地放到衣柜里。沈娅经常在晾衣服的时候恍惚地想,幸福,是不是就像现在这样,只需闭上眼睛,享受此刻暖暖的阳光就好。

直到有一天。

沈娅在衣柜里找东明之前穿过的一件外套。东明衬衣的扣子掉了,她记得那件外套上有个扣子正好能用。婚前的那个周末东明穿着这件衣服去找李文嘉,回来后衣服破了,他就没再穿过。沈娅在衣柜最底层找到了外套,她剪掉了扣子,叠衣服的时候,她在口袋里触到了一个坚硬的东西。

她摸出了那个小小的盒子,打开之后,她的目光立刻被粘住了,是一个项链。绿色的,心形的,宝石项链。上面贴着价签,98888元。

像一支手攥住了她的心脏。她认得这个项链,在三年前,在南京,在紫荆山,那是蒋介石以天下作聘,送给宋美龄的爱情信物。那时,站在她身边的男生,眼睛里闪着光,却只在她额头留下轻轻的一吻。

那个横贯她一整个青春的前男友,他执意到海外工作,只是为了给她一个更好的未来。他做到了,可是太晚,他终于回来,却听到她要嫁人的消息。他给她照片,只是想让她知道,她是自己两年来熬过异国他乡日日夜夜的唯一动力啊。

他要给她的,根本不只是相册,还有年少时一起做过的梦。

她能去怪谁。文嘉从来都没有明明白白地要挟过她什么,他只是想见她一面而已,是她自己,把他想的太坏了。

可是陈东明又有什么错呢,他那天见到了文嘉,他恼恨这个男人占有沈娅的爱情和记忆,他可以大打出手,但面对这个贵重项链,他没办法不动心,他太需要钱,他太想给他的沈娅建造一个幸福的家,他终于,还是没有办法把它扔到情敌的脸上。

阳光下,绿宝石的光芒是那么刺眼,沈娅看着看着,终于泪如雨下。

责任编辑:jianshu

最火资讯

蚂蚁新闻独家出品

声明:本网信息旨在传播正能量,所有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仅学习交流,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