蚂蚁新闻网-最新头条娱乐财经新闻资讯报道,国内国际新闻一网打尽

热门关键词:

东走西顾,后会无期

来源:未知 作者:jianshu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5-03
摘要:整理旧物的时候,掉出一张泛黄的火车票。 2012年02月19日 12:25开 06车无座 这是一列由西开到东的火车,几乎横跨了整个中国。 顾小西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去回忆关于这张车票的故事。 1 2012年,顾小西还是一个大二的学生。那年返校的火车票,她只买到了无座

整理旧物的时候,掉出一张泛黄的火车票。

2012年02月19日 12:25开

06车无座

这是一列由西开到东的火车,几乎横跨了整个中国。

顾小西花了几分钟的时间,去回忆关于这张车票的故事。

 

1

2012年,顾小西还是一个大二的学生。那年返校的火车票,她只买到了无座的票,想着不过几个小时的车程,站一下也就到了,总比在汽车上吐得一塌糊涂的要好。

谁知到了返校那天,她大姨妈刚好来了,而且痛经得厉害。列车还晚点了,好不容易验票上了火车,她已经几乎是只废猫了。

过道上已经或站或坐挤满了人,在这满满的车厢中,她有些无所适从。

她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低估春运的可怕程度了,在心里默默地叫了声苦,然后在狭窄的车厢中倚着过道,+背着自己的背包,缓缓地向前移动,突然小腹一阵绞痛,她几乎痛呼出声,原地就捂着肚子想要蹲下来。

这时旁边的一个年轻妈妈侧了侧身,轻拍了一下她,让出身边一点位置,示意她站过去。

这里正好是乘务员休息室的门口,她站过去时透过玻璃门看了眼,里面只有一张窄窄的长凳,大概坐得下两个人的样子,凳子前面是一张小小的桌子。

里面空无一人。

顾小西感激地看了一眼这位年轻的妈妈,然后朝着妈妈带着的两个小孩子笑了笑,大致了解这位妈妈是因为自己和小孩都晕车,才选择了火车。她看了看他们自带的简易小板凳,心里乐了:果然是有备而来啊。

她再次感谢了一下那位妈妈,接着就倚着乘务室的门口缓缓地蹲了下去。

突然她感觉有人在她身前站定,这么安静肯定不是小推车,还是我挡道了?

这样想着,她抬起头,然后就看见一个高大的男生站在她面前,穿着笔挺的乘务员制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似乎是还没想好怎么开口。

“啊!对不起”,顾小西的脑子停顿了两秒,然后明白过来,她蓦地站起来,让开身来。

好高好年轻的乘务员啊,看起来像个学生。嗯……还挺帅的。

那个男生没有说话,径自打开门走了进去。

顾小西反而不好意思堵在人家的门口了,体内好像也没有那么汹涌澎湃了。于是她往旁边挪了挪,倚靠着乘务室的外围站稳。

那两个孩子打闹着溜了过去,趴在玻璃门上,向里张望着。

真有活力啊。顾小西想着,闭上眼睛开始养神。

 

2

列车平缓地前行,偶尔有些颠簸。

小推车已经来过一趟,大姐喊着“啤酒、饮料、矿泉水,香烟、香肠、八宝粥”款款而来,大家都纷纷避让。顾小西不由得感叹,小推车真的是一个太神奇的存在,竟能在如此拥挤的车厢里来去自如。

此时她又忍不住捂着肚子蹲了下去,她扫了一眼拥挤嘈杂的车厢,由内而外地感觉很绝望——她在6号车厢,洗手间却在遥远的另一侧。

正在她痛得死去活来的时候,迷迷糊糊感到乘务员休息室的门打开了,随之又马上关上。

那个男生走出来,不知道去了哪里。顾小西再反应过来的时候,睁开眼便看到他手上已经拿了一个巨大的黑色塑料袋。

顾小西灵机一动,拜托那位年轻妈妈帮忙照看行李,提着小包站起身来跟了上去。

那个男生在前面走着,顾小西就在后面跟着,倒也省去了不少功夫,至少不用一路“麻烦让一下”的过去。

从洗手间出来时,顾小西差点没站稳,眼冒金星、四肢发软、腹痛如刀割,等她缓缓蠕动回到乘务室那边的时候,那男生正好站在门外,正与那位年轻妈妈在说些什么。

顾小西走近,只听得他说:“我们规定,是不能让你们进去坐的……”

然后他就扬长而去了,整个车厢拥挤人群都是他潇洒离去的背景,还有……还有那个与世无争岁月静好仿似世外桃源一般的乘务员休息室!

列车靠站,车上的人似乎完全没有要下车的感觉,反而是又涌上了一大波人。

顾小西能占到的位置更少了,她已经不顾形象地坐在地板上了——她将从行李里匀出的购物袋铺在地板上,然后将大背包抱在身前,宛如一块坚实的护盾,就十分安然地坐了下来。

然而,小推车这种东西是生生不息的。当顾小西又听到那无比押韵的“小推车歌谣”时,她的内心是崩溃的,但是还是得挣扎着站起来,一边心里暗暗放狠话:以后打死也不坐无座的火车了!

 

3

迷迷糊糊混混沌沌的,顾小西也不知道过了几个站,反正人是越来越多了。

期间那个男生也出来收过一两次垃圾,后来人越来越多乃至寸步难行,也无法继续勤劳地去收拾了。

列车据说开到一半路程的时候,那个较小的孩子要去上厕所,年轻妈妈便拜托顾小西照看较大的孩子。她一边逗着孩子,一边忍受着肚子里的排山倒海。

过了好一会儿,那位妈妈回来了,但是一边走口中一边骂骂咧咧的,接着就看见有个穿着时髦的女子穿过拥挤的人群,拉住那位妈妈。

“你勾烂了我的丝袜,就打算这么跑了?”女子的表情十分凶狠,用力拍着自己的腿。

顾小西远远看见丝袜勾了一条丝,又看了眼飞扬跋扈的女子,心里有些害怕,虽然被纠缠的只是跟她萍水相逢的年轻妈妈。

“你怎么证明丝袜是我勾烂的,这么多人来来往往的。”

突然又来了个男人,似乎是女子的老公,他拉住女子:“算了,就一条丝袜”,然后对年轻妈妈说:“你就赔给她就好了啊。”

吵吵闹闹的,顾小西隐隐约约听到“我这丝袜200多啊”,心想好贵啊,不由得又为年轻妈妈心疼了两秒钟。

然后她就听见乘务室的门打开,接着就看到那个男生走到争吵的地方,对着那对夫妇低声说了什么,然后那对夫妇就悻悻地走回了自己的座位。

男生回来的时候瞥了一眼坐在地板上一边捂着肚子,一边紧紧拉住想要挣脱她控制的小孩子。顾小西刚好也抬头看他,两人四目相对。

顾小西不好意思地别过头去,男生打开门,径自走进了乘务室,留下一脸尴尬加懵逼的顾小西,心里满满的都是“他到底说了什么啊”。

 

4

乘务室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打开了,两个小孩子溜进去,趴在长凳上。那个男生也没有赶出来,然后她不知道被谁不小心撞了一下,脚下没站稳一下子跌了进去,后面的人又把门口都堵住了,她只得呆呆地站在那里——狭窄而又仿似世外桃源一半的乘务室。

“你也坐吧。”十分平淡的语气,低低的,让人快要听不清。

“啊,不是说规定不能坐的吗?你会给领导骂的吧?”顾小西讪讪地说着,双手拉着衣角。

“人多,没关系的。你抱着她就可以了。”男生说着,指了指那个已经爬上了长凳的小屁孩。

“嗯……我去把包拿进来。”

于是接下来,顾小西就抱着小孩坐了下来。另一个稍大点的,一直在钻来钻去,像在寻找什么新大陆。

真是个好奇宝宝。顾小西模模糊糊地想到。

顾小西坐下来后,暗暗地舒展了一下双腿,感觉自己的双腿又回来。

“谢谢啊。”顾小西觉得自己应该感谢一下,并且打破这该死的令人尴尬的沉默。

“没什么的。”男生收回一直盯着窗外的视线,坐直了身体,淡淡地回了一句。

“春运好多人啊。”这是由衷的感慨。

“是啊,每年都是这样。”

原来男生是云南某大学的在读学生,这次是学校安排过来支援春运的。

那时的顾小西对“支援”这两个字存在着莫名的神圣感和不可描述的微妙感,她不由得咽了咽了口水。

这时,那个钻来钻去的孩子,可能发现了这里终究没有新大陆,停止了搜索,又来找她的妹妹——顾小西怀里抱着的这个。

怀里的小孩滚下去,与她姐姐一起玩耍去了。顾小西怀里一轻,同时又觉得似乎没有继续这么坐着的理由了。就像是跟着妈妈一起去亲戚家串门,结果妈妈回去了,剩自己独自面对着亲戚,可以说是十分的不自在。

两人就这样静默地并排坐着。

突然腹内又是一阵绞痛,“哎哟……呼……”顾小西忍不住痛呼出声。

“嗯……你渴不渴,我去帮你打杯水吧。”

“啊……麻烦你了。”顾小西觉得自己带个水杯的习惯实在是太好了。

 

5

“晾一会,很烫。”男生将水杯递给顾小西,然后又继续靠着墙壁,看着窗外。

“谢谢。”顾小西接过,道了声谢。

温水随着食道淌进胃里,随之升起一阵暖意。顾小西捂着水杯,感觉自己此刻才像是真的活了过来。

“排排坐,吃果果。你一个来我一个,大家快乐笑呵呵……”两个小屁孩奶声奶气地唱起歌来,边唱边傻笑。

顾小西听见,脸不由得微微泛红,却不能表现地太明显,只是伸出手去,一叠声说着:“过来,姐姐抱。”

男生却似乎听不懂小孩在唱什么,“小孩子嘛,坐不住,就让她们自己玩耍吧,你还自在些。

“嗯。”顾小西讪讪地缩回了手。

“对了,有件事我想不通。”顾小西突然想起什么,有点激动。

“你说。”

“刚刚那两个人那么凶恶的样子,追着那个妈妈赔钱,你就过去说了一两句话,他们就不追究了。我想知道你跟他们说了什么?难道是你爸是李刚?”

“哈哈。我还以为你要问什么呢,例如列车上的盒饭为什么又难吃又贵之类的。”男生似乎被顾小西逗乐了,“刚刚那对夫妻明显是讹人的,我不过是随便说了句‘要不要我去找列车长来解决’。”

顾小西一愣,笑起来挺好看的啊,怎么就不爱笑呢。

“每年春运都这么多人吗?”

“对啊,每年都很多。”

“唉,春运真的好累啊。”

“过年嘛,家人团聚的日子,大家都赶回家与家人团聚,假期过后又要继续去远方工作了。”

“为什么大家都要往远处跑呢,又这么辛苦地回家。”

“或许是为了让家人生活得更好,他们才长时间地与家人分开吧。又或许人们总有不得不去远方的理由吧,充满期待的,或者迫于无奈。去了远方,而又有牵挂在来的地方。只能来来往往,忙着相聚或者离别。”

顾小西似懂非懂,脱口而出却是一句:“你大几啊?”

男生一愣,随之微不可见地笑了:“我大三。”

“你们应该很好玩吧?”

男生似乎已经接受了顾小西没头没脑突然冒出来的问题,也明白了顾小西的意思,微微笑着:“你是想说,我们可以经常到处去吧?”

顾小西眼冒星星地拼命点头。

“其实我们能停留的时都是在列车上,不过是匆匆地去匆匆地回。”

“哦,云南也有很多好玩的地方啊。”顾小西略激动。

男生又笑了:“嗯。香格里拉、丽江、大理、昆明等等。”

“你都去过吗?最喜欢哪里啊?”

“基本都去过。你更喜欢哪里?”男生不答反问。

“苍山洱海!苍山雪洱海月!”说到向往的地方,顾小西十分激动。

“我也是”,男生笑意更浓了,“我家就在那附近。”

“哇哇哇!”

 

6

接下来的时间,在男生的描述下,顾小西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一直在惊叹。

男生倒是很有耐性,一直都在波澜不惊地回答她的各种疑问,简直是一个合格的答疑小天使。

为各种描述中的美景惊叹兴奋过后,顾小西感到困意来袭,昏昏欲睡。

“还有三个站,困的话睡一会吧。”

“好。”也实在是累了,顾小西答应了一声,歪着脖子就闭上了眼睛。

门就这样开着,却没有人再进来了。

列车突然一阵晃动,顾小西迷迷糊糊间被惊醒,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靠在了男生的肩膀上,刚醒来的睡意瞬间去了大半,马上坐直身体。

男生正看着窗外,感觉到她醒来,转过头来。

“呃,不好意思。”顾小西感到十分的尴尬,“有没有影响你工作啊?”

男生轻笑:“你醒了啊?不多睡会儿了?”

顾小西眯着眼睛,看了看时间,距离下车大概还有半小时的时间。

“啊,很快要下车了。”

“你很快就可以回到学校了,坐车很累吧?回去可以好好休息了。”

“嗯。咦,那两个小孩去哪了?”

“她们下车了呢。”

“噢。”

男生又靠着墙壁,侧着头看着窗外。

窗外有什么好看的,现在这个时间,不是黑乎乎的一片了吗?还不知道会不会看到些奇怪的东西。

 

7

列车放慢了速度,这是即将到站的预告。这是个大站,下车的人很多。人们蠢蠢欲动,忙着往车门处挤。

“其实还有一段时间才能靠站的。”

“嗯。”窗外从漆黑一片,到星星点点的灯光渐渐浮现。

扑面而来的,是城市繁华。身后退去的,是漆黑的原野。

顾小西抓起背包,“谢谢你啊。”

“没事。”

顾小西站起来,将背包背到身后,一走出门,就差点被一个大叔撞到。

“我也要去收一下垃圾了。”

顾小西艰难地回头,似乎看到男生的眼里有星光流动。

男生说着,站起身来,走在她前面。

顾小西跟着他,随着人流,往车门挪动。然后他就消失在密集的人流中。

列车即将靠站了,顾小西踮起脚,并没有看到他的影子。

列车停稳,人们汹涌着朝车门挤去。顾小西被推动着,身不由己地向前走去。

脚踏到地面那一刻,她避开人群,回头看向车厢内。

黑压压的人群中,她似乎看到了他,又似乎并不是他。

她笑了笑,提了提背包,大踏步走向了出站口。

后会无期。

谢谢你。

 

8

顾小西将车票夹回日记本内,放进抽屉——那是那年,她排了6个多小时的队买到的无座票。

她依稀记得,有个男生夸她名字好听,记起她偷偷看见他工牌上的名字——邹东。

记得那时她轻笑着念道:“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如新,人不如故。”

记起她毕竟经不起好奇心的驱使,鼓起勇气,装作舒展筋骨,托腮支在桌子上,偷偷地瞄了一眼车窗。

微弱灯光下的车窗,正映照着她与他的侧脸。

责任编辑:jianshu

最火资讯

蚂蚁新闻独家出品

声明:本网信息旨在传播正能量,所有信息转载于其他网站,仅学习交流,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